心若极冰

爱楼诚,爱麒麟,爱陆花,爱忘羡,鸣佐冢不二,我就是我,一只与众不同脑洞清奇的杂食动物
微博:依熙星晶

【冰秋】临渊(11)

啊,马上开学了……果然还是规律的日子比较有动力更文,过年简直就是,这个聚完那个聚,一直在聚会。好吧,没更文……

我会,努力地,接下来做到隔日更的!立个flag,恩,加油!

本章福利放松哦!嘿嘿嘿,嘿嘿嘿,看看我们迟钝的师尊啥时候开窍!

 ===============

第十一章

两人暂且在这间木屋里安顿下来。

日子渐渐的回到了正轨。

沈清秋再度吃到了洛冰河做的新鲜的饭菜时,简直要痛哭流涕了。

三个月了,终于能够吃好一顿饭了。

幸福,太幸福了……

然而洛冰河还是有些不满意:“这里的调料还是不太够,好多菜我只好换了个方法做,师尊尝尝还合口味吗?”

沈清秋夹起一筷子青菜来。

鲜嫩爽滑,带着青菜特有的香气,沈清秋夸赞道:“很好。”

洛冰河露出个羞涩的笑来。

也许是觉得此地灵气浓郁,对于沈清秋的伤势较为有利,洛冰河似乎有暂时驻扎在这里的想法。

白日照样是一日三餐,修炼打坐,除了一些俗务之外,和在清静峰日子倒是没什么两样。

洛冰河吸收所有知识都吸收的很快,关于灵力他依旧努力地训练,而魔功则是由梦魔对他进行教导。

梦魔对于无间深渊了解的不够深,只是对于如何利用魔息十分有研究。

为了不打扰沈清秋,洛冰河每次都是一早做好一日三餐,用乾坤袋温好后就在结界外修炼,等到晚上的时候再回到两人一起的小木屋。

木屋中只有一张床,沈清秋自然而然的分出了半张床给洛冰河。

第一晚的时候洛冰河还会脸色爆红,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这孩子实在是……害羞的可以啊!沈清秋无奈的想着。

虽然他觉得自己养的这孩子应该和原著的冰哥不太一样,但是应该不会改变大致的走向吧?现在只是和自己同床共枕,就已经这个样子了,倘若日后有了妹子们,那可怎么办?这样害羞,以后如何追到自己媳妇!他清静峰首席弟子,魔界少主,这个世界的天命之子,怎么样也不能是这种害羞纯情少年!

沈清秋暗暗想着,很快就迷迷糊糊的陷入了睡眠。

洛冰河双手交叠放在腹上,睡姿十分端正,任谁看都以为这个少年已经陷入熟睡,只是等到身旁传来有规律的呼吸声时,洛冰河才悄然睁开眼,轻手轻脚的转过身去,用目光代替手抚摸着沈清秋的脸颊。

师尊,师尊,师尊……

他无声的叫着。

沈清秋依旧睡得很熟,对这样热切的视线毫无知觉。

洛冰河的身子微微向前探去,脊柱一寸寸向下弯曲,却又在下一秒顿住了。

身下人柔柔的呼吸正打在他的脸上,他连呼吸都不敢,生怕惊扰了这个神仙一样的人。

洛冰河轻轻地躺回自己的位置,侧了个身,凝视着沈清秋,舍不得闭上眼睛。

沈清秋的头发四散在枕边,洛冰河见状悄摸摸的拿起一缕,和自己的头发交织在一起,终于闭上眼睛,也睡着了。

沈清秋总觉得身前好像还有个人,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俊逸的脸颊就出现在自己面前。

沈清秋这段时间以来,第一次见到洛冰河的睡颜。也许是这段时间灵力魔息修炼的太过疲惫,他破天荒的没能在沈清秋起床前起来。

沈清秋的思绪还没从睡梦中清醒过来,只觉得身子怎么待着都有点不适,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滚到了洛冰河怀里。

少年反射性的也扣住了他的腰。

更让人眉心一跳的是,身下似乎有个不同寻常的热乎乎,硬邦邦的东西在顶着自己。

沈清秋不由得抽抽嘴角,一下子被吓醒了。

好吧,他知道这只是正常的生理现象,作为一个发育正常的少年,洛冰河的确应该到了这样的年纪,只是他现在简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依照洛冰河睡觉的敏感度,想必他一旦拿开洛冰河的手,他就会醒,两个人估计会更加尴尬。

沈清秋左思右想不知如何是好,只好采取了最笨的方法——装睡!他闭目养神,状似依旧睡着,可是身下被顶着的感觉实在是诡异,他不由得往后撤了撤。

然而随着他往后撤,洛冰河竟然蹭着他往前走了走。

什么鬼!

沈清秋几乎要一跃而起了,然而想到他养的少女玻璃心的洛冰河醒来后脸爆红哭唧唧几乎都不敢见人的样子,又硬生生的止住了自己的动作,一面闭眼,让自己的呼吸保持在稳定的频率,一面在心里默默的想着自己之前想到过的事情调开注意力,恩,冰河都长这么大了,可是竟然还没一个妹子!!!和书里的冰哥比何止一个惨字了得啊!

——算得上青梅竹马的小师姐宁婴婴,两个人目前看起来几乎没什么超越友谊的进展,魔界少女纱华铃现在也只有一面之缘,仙姝峰的柳溟烟本来仙盟大会前还有点儿交流,别的倒是没看出什么来,还有秘境中那三姐妹,更是直接out,哎……他养的冰哥怎么就这么,没有女人缘呢?虽然没盼着他成为大种马,可是,也不能直接就成妹子绝缘体了啊!

这样东想西想,身下的触感似乎渐渐被忽略掉……才怪!

沈清秋悄悄地扭了个身,被他的动作弄到的洛冰河似乎就要醒来了,沈清秋这才继续闭目装睡。

直到身侧猛地一个起身,被子被带开了一大半,凉风一下子灌了进来。

沈清秋这才装作迷迷瞪瞪的睁眼,低声问道:“冰河,怎么了?”

洛冰河的声音都带着点儿哭声,整张脸涨红了,他急忙道:“无事,无事,师尊你先睡,我去做饭。”

语罢,一溜烟跑没了。

沈清秋在心里长舒了一口气,这才起身。

早饭依旧美味可口。

只是洛冰河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沈清秋道:“你近日来太过努力了,要知道欲速则不达,不如今日休息一天。”

洛冰河摇摇头,低声道:“师尊,我有分寸的,不会累到自己的。”

洛冰河最近的确有些焦急,沈清秋的无可解不知道下一次什么时候发作,即使身旁有药,他亦可以稍微为沈清秋梳理灵力,可是毕竟治标不治本,效果很差,两个人必须要尽快赶回去才行!

是以自己最近的确有些累到了,可他万万没想到今早迟了些醒来是这样的状况。

一想到如此,洛冰河的脸又要飙出血色了。

评论(24)

热度(493)

©心若极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