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若极冰

爱楼诚,爱麒麟,爱陆花,爱忘羡,鸣佐冢不二,我就是我,一只与众不同脑洞清奇的杂食动物
微博:依熙星晶

【冰秋】临渊(12)

我来啦,惊喜么,惊喜么!继续福利放送!!!

 =============

第十二章

 

沈清秋见洛冰河如此坚持,也就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什么,又随口道:“冰河,你如今也是束发之年了,可有什么心仪的人?”

 

洛冰河一口粥呛了出来,随即硬生生制住咳嗽,他脸色通红,眼里也带着水色,泫然欲涕道:“师尊何出此言?弟子愿意一辈子服侍师尊左右的!”

 

沈清秋没想到洛冰河会这样,只道:“只是想到,你也长大了,如果有什么喜欢的人,也不必拘着,也可以追求一二。”

 

洛冰河委屈又沉默的点点头,沈清秋见他明显不想提起这个话题,也不再提起,两人很快吃完了这顿饭。

 

饭后洛冰河依旧是出结界训练,而沈清秋却望着洛冰河的背影不由得有些出神。

 

他回味着今天早上的饭菜,不知道以后哪位仙子有幸能够得到洛冰河啊,啧啧啧,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一张脸俊俏清朗,身材更是没话说,性格虽说有些跑偏但在外人面前还是很拿得出手的,为人处世更是周到大方。

 

他不由得叹了口气,一想到他养的这么好的徒弟以后要找妹子,他就有种自家养的水灵大白菜被拱了的感觉!

 

沈清秋甩甩头,将自己心中那酸不溜丢的感觉甩去,独自走到房间里继续修炼。

 

一天看似平淡无奇的就这样过去了。

 

 

洛冰河似乎还是收到了今天一早的影响,他见沈清秋已经在床的内侧躺下了,自己也上了床,一个人默默地缩在了床边躺好。

 

沈清秋见到两人之间几乎又能盛下一个人的空隙,不由得道:“怎么蜷在床边,万一掉下去怎么办?”

 

洛冰河立马道:“师尊,我,我只是要练练平衡感!”

 

神TM平衡感!

 

沈清秋皱眉,伸手拉住洛冰河往床里扯了扯,道:“瞎胡闹什么,好好休息,明天还要继续修炼。”

 

洛冰河被拉的一动也不敢动,僵直的躺着,用鼻音轻轻的恩了一声。

 

他板板正正的躺好,双手交叠放于身前,闭上眼睛,逼自己尽快入眠。

 

不能,不能再看着师尊了,那样万一又……

 

洛冰河一面催眠自己,一面赶紧让自己入眠。

 

沈清秋等了一会儿,见累极了的洛冰河似乎已经入睡了,虽然知道他应该不需要,不过还是给他掖了掖被角,这才也睡着了。

 

是夜,沈清秋坠入了沉沉的梦境。

 

梦里,洛冰河的身高似乎已经超过了自己,他的额头上是血红色的天魔印,身上的衣服也不是清静峰的弟子服,反而是一水儿的黑色点缀着点点红色,显得邪魅异常,然而与他的气场毫不相符的是他脸上担忧的表情——眉心紧皱,双眼水润,双唇紧抿,似乎委屈极了,又似乎对自己很不满意似的。

 

他手里牵着一个和自己有七分像的男孩,眼神却止不住的往自己腹部瞟,满怀担忧的说:“师尊,我们生完这一个再也不生了好不好!”

 

沈清秋正愣神间,听到这话忙不迭的低头,很好,没看到脚面,反而看到了硕大的肚子……

 

腹内的孩子似乎也迫不及待的要和自己互动,狠狠地踹了他一脚。

 

沈清秋讶异的捂着肚子,茫然无措的看向洛冰河,洛冰河却伸手抚摸着他的肚子,眉心皱得死紧:“臭小子,再这样看我怎么收拾你!”

 

沈清秋愣愣的看着立马化身傻爸爸的洛冰河,感觉自己腹部似乎又被什么东西踹了一脚,不合常理的疼痛间,沈清秋一下子被吓醒了。

 

他满头大汗,气息急促。

 

他的手慌乱的在自己腹部摸了摸,恩,没有什么诡异的凸起,依旧是精瘦的腰肢。沈清秋忽的舒了一口气,带着惊惶和无措的捂住自己的额头。

 

这是什么鬼!

 

这个梦境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他已经饥渴的要对自己从小养到大的徒弟下手吗!!!

 

下手也就算了为什么自己还这么自觉地做了下面的那个!!!!

 

沈清秋一脸懵逼的愣愣盯着自己的腹部,一时间都已经忘记了洛冰河躺在身边,反而一下子脱力一般倒回床上。

 

木床被他砸的发出了咚的一声响声,躺在他身旁的洛冰河也被这动静弄得惊醒过来。

 

他忙道:“师尊,怎么了?怎么了?”

 

沈清秋见了洛冰河反应更加大了,他往后一撤,整个人都贴在了屋壁上,愣愣道:“无,无事。”

 

见洛冰河一脸关切的要靠过来探他的脉细,沈清秋虚脱一般朝着他摆摆手,喘息片刻,终于缓过神来,不好意思道:“为师就是,不小心做了个噩梦,对,做了个噩梦。”

 

洛冰河依旧不放心,直接逼身上前,伸手握住沈清秋的脉门,细心查探起来。

 

沈清秋的灵脉中灵力全无,这让洛冰河更加心焦,他忙问道:“师尊,你现在还有什么不舒服吗?”

 

褪去了那一时的惊慌,沈清秋这才细细的探查了自己身体的情况,看来是无可解又发作了。

 

他凝神静气,终于冷静下来,对着洛冰河道:“冰河,将为师的药拿来。”

 

洛冰河立马翻身下床,给沈清秋拿来药瓶。

 

沈清秋侧倾药瓶,圆滚滚的药丸咕噜噜的顺着瓶颈滑出来,却是只有五粒了。

 

洛冰河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急切又担忧。

 

沈清秋反而伸出手拍了拍洛冰河的肩膀,安慰道:“不必太过担心,为师没事。”

 

吃了药,洛冰河又为沈清秋渡了灵气,打通他的灵脉,折腾了好大一会儿,沈清秋终于疲惫的睡过去了。

 

再度陷入睡眠之前,沈清秋还荒诞的想着,是不是知道原著里啪啪啪拯救世界?于是才做了这样一个噩梦。

=============

本章最佳无可解继续上线!

评论(29)

热度(550)

©心若极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