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若极冰

爱楼诚,爱麒麟,爱陆花,爱忘羡,鸣佐冢不二,我就是我,一只与众不同脑洞清奇的杂食动物
微博:依熙星晶

【聂瑶】无间地狱(19)

前情提要:聂明玦对金光瑶说他的戾气已消,以为第二天能够到来,然而第二天依旧是重复的一天,并且聂明玦似乎失去了所有轮回的记忆,但是固执的要劝阻金光瑶,金光瑶气愤发飙。

——“心机手段可以,我并不在意,只是你若一味地为了往上爬而罔顾是非,罔顾人伦,别人这般我也许无法管教,但是你不可以,我决不允许!”

“为什么?”金光瑶听见自己恍惚间的声音。

可是聂明玦却罕见的沉默了,他似乎被金光瑶的问题问住了,在他的注视下最终还是犹豫的答道:“我是你大哥,绝对不能不管你!”

金光瑶嗤笑一声,这算是什么答案。

聂明玦似乎被自己的答案说服了,他再度重复道:“是,我是你大哥,所以我绝不能再次眼睁睁看你犯错。”


==============


第十九章


直到聂明玦离开这里,金光瑶都没有从这一系列的事情中理出思绪来。


他耐着性子终于等到了子夜时分,这才联系上敛芳尊。


敛芳尊对他这情况也颇为好奇,他细细查看了赤锋尊的身体情况,遗憾的对着金光瑶道:“昨日里聂明玦说的话没错,他身上的戾气的确已经完全消除干净了。”


赤锋尊此刻也道:“我能感觉出来,金丹周围的戾气已经完全消散了,而且我和聂明玦的联系已经断开了。”


金光瑶心下暗暗思考,如果聂明玦的戾气的确消散干净了,那么他和赤锋尊之间的联系自然会断开,这个情况大概是真实的,可是这轮回之境却是没有结束!


他皱起眉头看向敛芳尊,敛芳尊自然是了解自己的,见他神色冷淡的看向自己,无辜道:“你别看我呀,这可和我没什么关系,轮回之境本就是以你二人作为引发,而打开轮回之境的关键的确在于聂明玦的戾气。”


见金光瑶渐渐恢复冷静,敛芳尊摸着下巴思考道:“如今你们依旧没有脱离出来,也只有可能是聂明玦体内仍旧存有戾气,当然,这戾气的来源嘛,很有可能就不是刀灵了,毕竟我这里,赤锋尊的戾气可是完全消散了,两人的联系也断开了呢。”


金光瑶倒也是这样想过,可是聂明玦的戾气到底是什么,又要如何消除!现在几乎是完全没有头绪。


敛芳尊看着镜子里苦恼的自己,不由得道:“戾气,有时候不止来源于刀灵,更是来源于心魔,就是不知道你的聂明玦到底有什么执念了。”


敛芳尊说完这话,便关闭了两人的交流。


而金光瑶也在阵法的强制作用下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聂明玦的执念?聂明玦的心魔?


金光瑶从桌子上惊醒的时候,耳畔还回响着前一天敛芳尊的提示。


他猛地打开门,窗外是自己熟悉的景色,金麟台的天空依旧蓝的耀眼,晨间的风还是一如既往,清风带起一缕发丝调皮的滑过脸颊,面上传来微痒。


金光瑶将耳边的头发拨开,恍恍惚惚间,突然有了一个最不敢相信又最为贴切的想法。


——倘若依旧不曾消散的戾气真的来自于聂明玦的心魔,那么聂明玦最大的执念,也许是他。


固执的想要他改邪归正……


金光瑶无力地扶额,所以说,想要出这个幻境,还需要他伏低做小的让聂明玦觉得他改邪归正?!


金光瑶只觉得一口老血噎在喉头,咽也不是,吐也不是。


金光瑶在心中一遍遍的告诉自己,忍,忍,忍……


怎么样也要出了这个幻境再说。


他深深地呼出一口气,面上又是那个端方温润的敛芳尊。


下人们适时来报:“泽芜君来访。”


金光瑶点点头,嘴角挂着一丝笑意,慢慢地向花厅走去。


蓝曦臣刚到没多久,便见到金光瑶款款而来。


他笑着打了个招呼:“阿瑶。”


金光瑶也笑道:“二哥别来无恙啊。”


金光瑶进来的时候本是逆光,现在站到自己身前这次感觉到金光瑶眼下淡淡的青黑,他站起身来,盯着金光瑶无奈道:“你又熬夜了?”


金光瑶也别无他法,只能无辜道:“二哥,我只是昨晚处理公务有些晚了,没睡好。”


蓝曦臣道:“你呀,即便是修士,这样不好好休息也会吃不消的。”


金光瑶乖巧道:“谨遵二哥教诲,下次再不敢了,就请二哥饶了我这回。”


他话音未落,就听见自己身后传来了无比熟悉的声音:“饶了你什么?”


蓝曦臣忙道:“大哥来啦?”


金光瑶附和道:“和二哥说了几句玩笑话。”


蓝曦臣对着聂明玦告状道:“正说阿瑶今日又没好好休息呢,阿瑶向来听大哥的话,我可是管不了,不如大哥来说说他。”


蓝曦臣想起两人之前的不欢而散来,本意是在两人之间打个圆场,缓和缓和氛围,哪知听了这话,聂明玦率先皱起了眉,金光瑶则是低下了头。


“又没睡觉?”聂明玦道。


金光瑶想起自己之前的推断,本来想要怼聂明玦的话被他硬生生咽了下去,只露出一个乖巧又尴尬的笑来:“昨日的事务有些繁忙,所以就耽搁了些,大哥别听二哥瞎说,我也就熬了这一天嘛。”


说实在的,和聂明玦相处了这么久,金光瑶对聂明玦的作风相当了解,他还是孟瑶的时候,聂明玦就很在意他的身体,每次熬夜也好,被人欺负也好,身上带伤,精神不振,都会得到聂明玦看似冷厉实则细心的关怀。


只是当他成为了金光瑶……


金光瑶在心里叹了口气,保持着状若不好意思的样子低着头。


聂明玦看不清他的脸,却突然做出了让金光瑶匪夷所思的动作。


他伸手拍了拍金光瑶的帽子,帽子虽然带得板正,但是聂明玦这样一拍也不免歪了一点点。


他只好抬起头来扶正帽子。


“三弟,以后晚上亥时前必须上床睡觉。”聂明玦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


金光瑶眨眨眼睛,点点头,轻声应好,这乖巧的样子简直让人再说不出一句重话来。


三人依次落座在圆桌旁。


聂明玦道:“今日我来,是为了薛洋一事。”


金光瑶心里默默的吸了一口气——来了!


“薛洋罪大恶极,四家也是决定好要他血债血偿,为何现在又变成了终身监禁!”聂明玦的话语并不想金光瑶想象的那样怒气冲冲,反而只是一板一眼的询问事实。


金光瑶呼出一口气,将自己之前想到的托辞和盘而出:“大哥,对于这件事,我……”


他做出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聂明玦眉头皱的更紧了,问道:“怎么了?”


金光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对着聂明玦和蓝曦臣道:“大哥二哥有所不知,这件事是父亲的意思,我虽然劝阻过了,但是毫无用处,还被父亲训斥了一番。”


将锅甩给金光善,金光瑶毫无负罪感。


金光瑶的左边正是蓝曦臣,金光瑶的头一低一抬,帽子也微微松了,他见金光瑶刚刚整理好的帽子旁影影绰绰间似乎有结好的痂,不由得问道:“阿瑶,你的头怎么了?”


金光瑶反射性的捂住自己的伤口,尴尬道:“没什么。”


聂明玦就没这么客气了,他一手拿开金光瑶的手,一手将金光瑶的脸扳向自己,细细的查探着金光瑶的伤口,语气也不善了起来:“他打的?”


金光瑶沉默了。

===========

瑶瑶又开始坑蒙拐骗的日子了……猜猜聂大会不会上当?

评论(12)

热度(237)

©心若极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