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若极冰

爱楼诚,爱麒麟,爱陆花,爱忘羡,鸣佐冢不二,我就是我,一只与众不同脑洞清奇的杂食动物
微博:依熙星晶

【聂瑶】无间地狱(20)

第二十章


金光瑶尴尬的扭过头去,不说话了。


聂明玦有些粗粝的手正放在自己的下巴上,微微有些痒,视线也是牢牢地锁定在他的额角,这让他更加不自在了。


见金光瑶没说话,聂明玦也觉得自己这动作确实有点儿不合时宜,这才放下手,然而依旧固执而严肃的看着金光瑶。


金光瑶只敢匆匆瞥了一眼聂明玦,他自认为是了解聂明玦的,可先下聂明玦这表情却让他捉摸不透了。


说是生气,似乎是有那么点儿,却又不全像,说是怀疑他,可是这样的关切却也是实打实的,又像是不甘心,不过他在不甘心个什么劲儿?


金光瑶老老实实的低着头。


听到自己身前的聂明玦又问了一句:“金光善打的?”


金光瑶“适时”的辩驳了一句:“不小心……”


聂明玦听了,反而不悦的哼了一声。


蓝曦臣见两人似乎又要陷入僵局,忙道:“大哥还是让三弟再上个药吧。”


金光瑶还没反应过来,便感觉头上一轻,轻罗软帽被聂明玦取了下来,鬓边已经结痂的伤口再次被抹上了伤药。


金光瑶被两位兄长按在椅子上处理伤口,蓝曦臣和聂明玦则是一左一右的站在他两侧。


金光瑶见状也没多敢开口,现在首要任务是博得聂明玦的好感,想必他平日里极少出现的的示弱效果不错,这是第一步,下一步,下一步应该……


金光瑶正想着,只觉得鬓边微凉,他自是能感觉出来这是聂家上好的伤药,在战场上都堪称是救命仙药,抹个已经结痂的伤口实在是大材小用了。


金光瑶脑子里正想着下一步到底要如何做,于是乎聂明玦问他怎样的时候,竟放空的答了一句:“这药给我用有点儿浪费。”


聂明玦脸一黑:“什么浪费!你看看你,就这么几年,给自己搞出多少伤来。”


金光瑶敏锐的从聂明玦这看似发怒的话语中品出那么一点儿关切了,不由得暗自松了一口气,他就知道,聂明玦这人,向来是吃软不吃硬的。


他趁机撒娇卖乖:“大哥,我错了。”


语气无比诚恳,眼睛眨巴眨巴的,没了那顶轻罗软帽,巴掌大小的脸显得愈发娇小可怜了起来。


聂明玦的脾气一下子被磨了下去,只好故作威严道:“多大的人了,怎么还不知道爱惜自己。”


金光瑶则是话赶话的辩解道:“我知大哥对薛洋一事很是关注,所以就……和他辩驳了几句。”


明里暗里,直接把自己捧成了个好人,至于聂明玦信不信,也无妨,不过是打个基础,见招拆招罢了。


金光瑶心中暗暗打定主意,语气也就愈发的真诚起来。


他毫不掩饰自己对于金光善的生疏,像是发脾气一般直呼其名,话里三分委屈七分讥讽:“金光善吩咐我无论如何都要保住薛洋,否则就让我直接走人。”


蓝曦臣和聂明玦不必想都知道金光善的原话绝不是这么说的。


金光瑶暗自打量着两个人的表情,又狠狠心,干脆的加了个砝码:“他前几日还吩咐我……”


金光瑶似有所犹豫,然而他又定定的看了眼聂明玦,终是道:“他,似是想掌控薛洋,再修鬼道。”


他的话说的颇为含混,并不提阴虎符这等十分紧要的事情,反而避重就轻。再者,聂明玦的心结估计就在此,想必这次他终于把薛洋交出去,聂明玦心里的戾气也应该消散了。更何况,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道理,魏无羡早就亲身试验过了,金光瑶可不想再以身试法了。


聂明玦听完已然震怒,他一拍桌子,桌上的茶杯茶壶都跟着震了两震。


“亏他还是一宗之主!”


金光瑶适时地低下头去,手心攥的紧紧的放在身体两侧,身体绷着,头却低着,顺道掩去面上所有的表情。


蓝曦臣只以为他为这事情为难着急,拍拍他的肩膀道:“阿瑶不必担心,我们帮你一起想办法,我和大哥都在呢。”


聂明玦发怒后却一时间没了声响,金光瑶微微瞥了眼聂明玦。


聂明玦先是对蓝曦臣道:“曦臣,我有些事要单独和三弟说。”


蓝曦臣看着两人之间的气氛倒也不算僵硬,似乎还有和缓的趋势,顺势道:“听下人们说花园的景致极好,正好也去走走。”


金光瑶面上带笑,像是平时一般对着蓝曦臣道:“金星雪浪开的正好,想必二哥是有眼福了。”


蓝曦臣施施然走了。


徒留下聂明玦和金光瑶两人。


聂明玦这才半点不急的问道:“三弟,我问你几句话。”


“大哥请说。”


“薛洋的事,完全是金光善的吩咐吗?”



“鬼道一事,你现在有没有插手?”


“除了这些事,金光善还让你做过什么?”


三个问题,一个比一个难回答。


说实话,他怕聂明玦现在又气得起来劈了他,说假话,又能骗过他几分呢?


金光瑶心下思量,摆出一副十分羞恼的模样:“大哥若是信我说的话,何必

再问呢,若是不信,你觉得又能问出什么呢?”


只听聂明玦道:“好,我信你。”


???


“但是事情必然也是要解决的,不如现在我们便去找金宗主好生商量一

下。”


!!!


金光瑶被聂明玦拉着往金光善正厅走的时候整个脑子都是混沌的,他被聂明玦不合常理的举动弄蒙了。


按理说聂明玦没有之前的记忆,即使有了之前的感情,那也不可能冲破理智,身为聂宗主,要去斥责金宗主???还是为了金家子弟!!!


聂明玦这是有脑子还是没脑子,真要是这样办了,依旧轮回还好,若是轮回结束自己只能落个里外不是人。


他急忙伸手拉住聂明玦的手腕,聂明玦被他拽的一顿,面上看不出什么变化来,只是微一挑眉,问道:“怎么了?”


金光瑶哭丧着脸,和聂怀桑逃课的表情像了个七八分:“大哥,我……我夹

在其中,实在是……”


聂明玦拍拍他的头,淡定道:“我这里有一副隐身符,你只需在门外听着便是。”


金光瑶终于舒了口气,心里又暗戳戳有些期待起来。


聂明玦对上金光善——金光瑶看着自己身前高大的身影,莫名有种自己是在撺掇相公对付恶毒后母的错觉。


不不不,他摇摇头,将这让人莫名一抖的想法压下来,在心里瘪瘪嘴,理直气壮的脑补——明明应该是儿媳妇对付婆婆!

=====================

瑶瑶特别自觉,哈哈哈哈哈……

评论(16)

热度(322)

©心若极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