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若极冰

爱楼诚,爱麒麟,爱陆花,爱忘羡,鸣佐冢不二,我就是我,一只与众不同脑洞清奇的杂食动物
微博:依熙星晶

【聂瑶】无间地狱(21)

第二十一章

 

隐身符这种东西其实十分珍贵,制符的过程十分复杂,用的灵石灵力也很多,却只能隐身一刻钟不到的时间,在此期间,还不能使用灵力,也不能做出什么大的动作来,而对于灵力高强的人来说,隐身符也没什么大用处。

 

是以这符在众多仙门世家中几乎是鸡肋一一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聂明玦在室外便给金光瑶贴好了隐身符,带着金光瑶走到了金光善门外。

 

金光瑶停在门外,维持着原来的姿势不动了。

 

聂明玦看向金光瑶的方向,微微点头,直接走向了金光善的屋子里。

 

金光善乍一接到聂明玦来访的消息时还惊异了片刻,随即又换上一副笑模样,冲着刚刚进来的聂明玦亲亲热热道:“可是许久未见贤侄了啊。”

 

聂明玦和金光瑶结拜为兄弟,若是喊他一句贤侄倒也不是什么不合适的事情,只是聂明玦却不接这茬,反而生硬道:“金宗主。”

 

这就是要论宗主身份了。

 

金光善心里暗骂这莽夫不给面子,却还是厚着脸皮唤道:“贤侄此来,可是来找阿瑶的?怎么,他不在吗?”

 

金光善转头就皱起了眉:“这小子惯会偷懒,待我唤人去找一找他,贤侄稍坐。”

 

聂明玦不慌不忙,只道:“不用了,我此次来是来找金宗主商议薛洋之事的。”

 

金光善道:“薛洋?他又有什么事了?”

 

聂明玦道:“先下四大家族齐议让他血债血偿,不知为何,先下又改成了监禁终身?”

 

他话里满是讥讽敲打,让金光善险些下不来台,所幸一皱眉道:“这事情我也不甚了解,都交给了阿瑶去忙活,不如贤侄待阿瑶回来好好问问他,这小子简直越发不着调了。”

 

金光善脸都没红,就直接一推四五六。

 

聂明玦倒是不慌不忙起来,反而道:“三弟毕竟不是金家家主,有些事,还是要家主吩咐!”

 

聂明玦不理金光善的推诿,反而如此直白的将金光善掩饰的地方说了出来,不由得让金光善感觉大失面子,眼下几乎端不住面上的表情,言语也不由得带着些怒气:“聂宗主这是来质问老夫了。”

 

金光善知道聂明玦这等刚正不阿的性子最是难弄,只想着把他扔给金光瑶去,然而这傻大个像是要扎根不走的样子,不由得烦闷起来,又推脱道:“此事我亦是不知缘由,等金光瑶回来,我必给你个交代。”

 

金光瑶心里发笑——交代,交代什么,把自己扔出去解了聂明玦的怒火吗,他心里又觉得好笑又觉得讥讽。

 

聂明玦丝毫没被金光善的神色所动摇,甚至于放肆道:“若是金宗主连自家宗门里的事情都不甚清楚,这家主当得也太不称职了些。”

 

此言一出,堪称挑衅。

 

金光善面皮都绷不住了,怒道:“聂宗主不要太过放肆!”

 

聂明玦看起来似乎更加生气:“放肆?金宗主敢干却又不敢说了吗!堂堂一宗之主,却对自己的宗务不甚了解,推三阻四,遇事没个决断,真是有损金家几代以来的威名!”

 

“你,你,你……”金光善被聂明玦气得发抖。

 

而门外贴了隐身符偷听的金光瑶也觉得有些不对劲,聂明玦虽然刚正不阿,但是这话说出来,相当于聂家要和金家直接宣战一般,着实不太合理。

 

他心下疑虑,不过难得看家金光善吃瘪,心头着实是畅快了几分。

 

眼见金光善便要恼羞成怒,聂明玦继续不慌不忙道:“薛洋之事金宗主若不想闹得众多仙门世家人尽皆知,还是尽快处理的好。”

 

言罢,竟是一点儿面子都不给的转身就走。

 

金光善眼见他出了屋子,气得直接把手里的茶盏恶狠狠的甩在了地上,也不顾聂明玦是否走远便喝道:“金光瑶呢,把他给我叫过来!”

 

他左右踱步,还是觉得一口恶气出不来,不由得大拍桌子,怒道:“竖子敢尔!”

 

金光瑶在哪儿?

 

自然是乖乖的跟在聂明玦身边。

 

聂明玦估计着隐身符即将失效,这才带着金光瑶走了,直到一处偏僻地方,金光瑶这才解除了隐身符。

 

他想到金光善刚刚的推托之词,不由得细细观察着金光瑶来,见金光瑶面上并未显露出什么异样,只道:“金宗主……”

 

哪知金光瑶听他提起金光善来,反而嗤笑一声:“不就是这个样子吗,又不是第一次了。”

 

他言语里难得露出点疲惫来。

 

聂明玦没说话,金光瑶则是想着继续给这位大哥示个弱,半是真心半是假意道:“有一次金夫人派我去找喝花酒的金光善,你知道他说什么了吗,他说,这个儿子啊,不提了……看,我就值这三个字,不提了。”

 

金光瑶在笑。

 

金家的校服本是白底金边,最是耐不得脏,他却也不在意,直接就坐在了一旁的栏杆上,虽然他知道金光善也没什么好话,可是听了一遍又一遍,却也忍不住有些心寒。

 

金光瑶不由得喃喃自语道:“娘临终前握着珍珠扣子让我来找爹,可我,真的不想要这样一个爹啊。”

 

所幸他最狼狈最难堪的样子都让聂明玦看到了,本就想着让聂明玦消气的金光瑶手不由得握住聂明玦的衣摆,脑袋也靠在了聂明玦的腹部。

 

不得不说,这么多年来,他真的只在当聂明玦副手的那段日子里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安全感。只要做好了自己分内的事情,没有人会打他骂他,还会有他最敬重的人拍拍他的头,告诉他他做得很好。

 

聂明玦难得见到金光瑶这样失魂落魄的样子,也许这小坏蛋是在装,可是却依旧惹人怜惜,他干脆把他圈在自己怀里,笨拙道:“没事,没事了。”

 

金光瑶十分依赖的靠在聂明玦身上,小声道:“大哥,其实我当时去清河确实是想着立了功再去找爹的,可是真的被你举荐过去的时候,我又有些埋怨。”

 

“埋怨什么?”

 

“埋怨你为什么不留我,我不想走,可是你让我走了。然后我就被欺负,我被欺负了,没人帮我,我就想着出人头地,就不受欺负了。”金光瑶思索着台词,继续道:“他们骂我,骂我娘,抢我功劳,死死地把我踩在脚底,我忍不住想杀了他们,可是真的热血上头了,我又怕,我犯错了,可是我又不敢叫人发现,我实在不想再被踩回泥里去,我动了歪心思。”

 

金光瑶说完这句,抓着聂明玦衣角的手又紧了紧,似乎是怕聂明玦又给他来个长篇大论训斥他,又细声道:“当时教你看见了的时候,我又怕又委屈,我脑子整个蒙了,我想啊,我就在你面前活得像个人一样,可是现如今,我竟然连这样一个地方都没了。”

 

金光瑶最后一句话似乎带着点儿讥笑,又十分的茫然。

===================

关于聂大这个是不是OOC,其实吧,主要还是因为在轮回境里,所以说聂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虽然没了记忆,但是确实比较放肆一点,各种情绪也更加的直白一些,就差没直接指着金光善的鼻子骂了。

至于瑶瑶,其实一半一半吧,觉得委屈想撒娇也是真的,可是一方面也想着自己如果撒娇示弱会不会解决了聂明玦的戾气顺道还能给自己继位拉个外援什么的,不要把我们瑶瑶想的太傻白甜啊,额,可能笔力有所不及,我尽力把瑶瑶的小心思写出来。

-------------------------------

最近聂瑶的灵感比较多一点,冰秋突然不知道写啥了,所以最近先主更聂瑶(虽然不知道频率能多高),冰秋,我现在特别想直接就一年后,修炼成功他们去找心魔剑了!!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13)

热度(247)

©心若极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