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若极冰

爱楼诚,爱麒麟,爱陆花,爱忘羡,鸣佐冢不二,我就是我,一只与众不同脑洞清奇的杂食动物
微博:依熙星晶

【恋与 白起×你】玩火自焚(R)

还是忍不住让白先生反攻了嘿嘿嘿……写文这么多年来,第一篇BG肉……发现这个事实的时候,我是惊恐的,然后回想了一下,果然之前写过的幼稚言情只有亲亲抱抱,然后肉全都是属于耽美们的……

另外如果有因为这篇文关注我的恋与的同学们请注意,我是BG,BL双吃,所以你们的推荐主页上很有可能会出现恋与BL向的粮,所以,请慎重关注!

好的,话就说到这里,请吃肉吧!

=========

【恋与 白起×你】玩火自焚


白先生难得的低眉顺眼的跟在你身后进了家门。


实在是不由得他不心虚。


本来你就最不喜欢他受伤,然而警务人员,尤其是特警出任务受伤实在是难免,你虽然心疼却也没真的计较这些。


只是这次受伤来的实在是让人郁闷。


因为营救人质受伤,你忍了,可是偏偏因为人质太过害怕没有配合好让人受伤这就让人很生气了,再加上暗恋白起的人质小姐还紧紧抱着你不撒手!这就不能忍了!


白起你能耐啊!


目睹了前因后果的你忍耐着怒气看着医生给他包扎好伤口,礼貌的道谢,拿药,然后扭头就走。


白起拉拉你的衣摆,喊了声:“然然。”


你不理,他又喊了一声,你直接把他的手拍掉,面无表情的走在前面。


医院离家里不算太远,就这样一个在前一个在后走了两公里。


进家门的时候你气得几乎要把们甩在他脸上,却又顾忌着他的伤口硬生生的把摔门的动作停在一半。


白起见你稍稍软化的样子,赶忙进了屋子踹上门,抱着你细声软语道:“然然,还生气啊。”


你拍开他环在你腰上的手,冷静道:“怎么,白警官不去抱暗恋你的初中同学了?”


虽然你还想做出一副冷漠的样子,可是听出你话里浓浓醋味的白起立马反应过来,打蛇随棍上:“她暗恋谁关我什么事,我可就一个暗恋对象。”


你当然知道这气来的莫名其妙又理所当然。


我的男人,我平日里放在心尖上疼的男人,为了别的女人的失误受了伤不算,她还觊觎我男人,是个女人都不能忍!


你气呼呼的冷哼一声,心里却又酸又疼,再说话的时候,声音里都带着点哭音:“我生个什么气,你人民警察为人民,我生哪门子的气!”


白起听见这哭声也慌了,赶忙抱住你哄了又哄,可惜是在找不出什么词来,只好示弱道:“然然,我疼。”


你一听这话,气也来不及生了,微红的双眼忍不住在他侧腰的伤口上巡视,紧张道:“哪里疼?”


白起见你终于转过身来,拉着你的手放在自己胸口,认真道:“这里疼,你一哭我这里就疼得厉害。”


你哭也不是笑也不是,最终气恼的跺了跺脚,只能撂下一句:“你,哼,乖乖呆着!”


你把白起撂在客厅,转头去厨房做饭去了。


淘米熬粥的时候,你忍不住用余光稍微瞥向了客厅。


客厅里的白起像是只被遗弃的大狗狗眼巴巴的盯着厨房里的你,你不由得失笑,却依旧故作生气的扭过身去。


接下来的两天白起被局里放了养伤假,你虽然知道他身为警察,出任务时本来就拼命,可是一想起当时的场景来,还是忍不住喝了老大一瓶醋,尤其是等到第三天,事件的女主角送来锦旗顺便想暗送秋波时,醋味终于飘散到了顶点。


你保持着合体的微笑将锦旗收好,顺便宣誓主权:“感谢就不用了,他是警察嘛,自然要尽职尽责,换了谁都一样。”


白起在你身后不住的点头。


你心里一哼,想着还算识相。


可她依旧不放弃:“不仅是老同学,还救了我,总该请你吃顿饭的。”


白起拒绝道:“不用麻烦了,我和我老婆准备回家吃。”


你立马接口道:“是啊,他身上有伤,外边的饭我担心对伤口不好。”


终于逼退情敌,夫妻双双把家还,已经是晚饭时候了。两人吃完晚饭,你想起这两天的事情来,不由得上上下下盯着白警官打量了半天,露出个笑来。


“白警官啊……”你拉长了声音叫他。


他把你抱在怀里,道:“怎么了?”


“这两天你惹我生气了,不应该来点儿惩罚吗?”你义正言辞皱眉道。


白起拿你没法子,眨巴眨巴眼,问道:“什么惩罚?”


“我罚你,你受着?”


白起无奈的点头:“你开心,怎样都好。”


你双眼一亮,把白起的伤口用保鲜膜包好,直接推他进了浴室。


伤口本就不深,养了两天渐渐愈合,现在只是微痒而已。可你依旧不敢大意,把伤口包扎好后又将白先生的警服一件一件的给他套了回去。


笔挺的制服包裹着挺拔结实的身躯,一丝不苟的扣好扣子,系好领带的白警官被你一把推到在柔软的床上。


你坐在他身上发号施令:“今天你不许动,都要听我的!”


白起笑着说好。


他感觉到你柔软的双手努力的扣住他的双腕往上推去,看样子是想着把他的手绑在床头上。


冰凉的金属似乎接触到了皮肤,他顿觉不妙,却在你的强硬动作下没敢挣扎。


咔哒一声,他平日里携带的手铐快准狠的拷住了他。


白起傻了眼,不由得看向虚虚的趴在自己身上捣乱的你。


“然然?”


你小心的避开他的伤口,得意的跨坐在白起的大腿上,眨眨眼,无比纯洁道:“白警官可说好了今天听我的,怎么,要出尔反尔?”


手铐把他的手牢牢地靠在了床头,白起苦笑,瞥见你得意的表情,又不由得宠溺道:“好,都听你的。”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评论(3)

热度(237)

©心若极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