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若极冰

爱楼诚,爱麒麟,爱陆花,爱忘羡,鸣佐冢不二,我就是我,一只与众不同脑洞清奇的杂食动物
微博:依熙星晶

【聂瑶】乱谈《无间地狱》:论聂瑶如何HE?

第一次收到长评,激动的在被窝里打滚(*/∇\*),爱你爱你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的,其实每次写聂瑶的时候我觉得自己都很矛盾,总想要给他们HE,然后就无数次把自己劈开,一半站在聂大的三观上,一半站在瑶瑶的角度里,然后自己心里就在不停的吵吵吵~( ̄▽ ̄~)~,其实亲爱的点的特别到位啊!相对于交换人生中聂大的理解,无间地狱更像是瑶瑶的发泄,瑶瑶那些受过的伤,压抑至深的迷茫,都有了一个缓冲地带,虽然日日轮回难熬,但同时也是一个难得的假期,他的布局无法继续,只能停下来反思自己。
无间地狱其实最开始只是一个说着玩的脑洞,不想是交换人生那样有一条主线,几乎是写一步想一步中间还断了很久,啊啊啊啊😭觉得特别对不起你们,疯狂跑去更文……
PS,下章有惊喜,应该快完结了,因为我真的快不知道他俩要再吵要吵到什么地步了ORZ,脑内辩论会简直太虐自己了_(:з」∠)_
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语无伦次中,再度笔芯(⑉°з°)-♡

萧遥:

卧槽竟然差点忘了艾特大大 @心若极冰


【0】


本来打算写一篇长评和一篇金光瑶的人物分析,现在好像写太high了俩写一块儿去了?


我写文评的毛病是脑补过多……很多时候是我在故事里感觉到的并不是作者本身的意图,如果对《无间地狱》的理解有错,请大大轻拍。


因为是一边写文评一边整理思路,所以有的问题论述起来,前后文给出的结论可能不统一,个人意见以后文结论为准。


 


【1】


看《无间地狱》第一遍的时候出于情绪暴走的状态,日常发疯,《无间地狱》这个7月14日无尽轮回的设定实在是很戳我的萌点,一边看一边脑补聂大把瑶瑶踹了一遍又一遍,最后把瑶瑶逼疯顶着一头血和聂大决一死战(所以看第七章的时候开心得快疯了……),或者气急败坏开骂也行(所以看他俩吵架我也是……ennnn……很开心?)……


在一天里无尽轮回本身就很折磨人,尤其是这一天应该算是聂瑶关系的巨型转折点,主虐瑶瑶(又想要无尽滚台阶了……),大概我这个抖m太喜欢看虐戏,所以第一遍专注于精神高潮(????)


 


言归正传(开始脑补)……


在《无间地狱》前十几章(聂大和瑶瑶发现梳妆台之前),这个轮回基本是金光瑶一个人在挨,这个阶段有点像网游刷副本,想尽办法怎么过这一关,他和“真正的聂明玦”没有交流——这一段“聂明玦”对金光瑶来说更像一个任务,一个大boss的血槽,“聂明玦”对于金光瑶来说只是客体,是个麻烦——他要解决掉“聂明玦”,他不在乎“聂明玦”怎样想,是怎样的人。


而谈恋爱是主体与主体之间的情感交流,我爱你,是我想了解你,我关注你的感受,我想让你感受到“好”。


文评写到这里,感觉真的是——哀莫大于心死。


 


金光瑶是从第一章的开始失望的,或者说是直接绝望掉了。曾经他对聂明玦虽说不是将真心全然交付,但至少也保留了一寸净土——聂明玦和那些面目模糊的、需要他随便戴个面具打发的人,终究是不同的。


曾经聂明玦骂他,他是要往心里去的,要想一想的,要感觉到难过,要争辩的。


因为这一点走心,所以那句“娼妓之子”和那一次滚落金鳞台,才格外忍不得。


瑶瑶本身是七窍玲珑心的人设,想演什么,想阴谁,都信手拈来。他在轮回中最初的心态,和原著里他装乖哄人弹清心音差不多,步步谋篇布局,套路精妙又冰冷。笑脸下的表情,连怨怼都不是,只是麻木。


曾经你和他们不一样,现在没什么不同了。


 


(开始推翻上文结论)


但坦白讲,《无间地狱》里,瑶瑶虽然算计得多,但真的动了很多情绪。


(那我们换个说法……)金光瑶在绝望的那一天开始轮回,很多没收拾起来的情绪,在和“聂明玦”激烈的交锋中散了一片狼藉。


大概是……心半死不死,没伤透,但也差不多。


他还是谋划人心,只是来不及收拾好自己。


(卧槽好虐啊……)


 


【2】


《无间地狱》的轮回设定里,我的萌点在于那一日情绪的激烈程度,还有“第二天除了我就没人记得了”这一点。


瑶瑶本身情绪就不稳定,然后无论自己干什么他们都不记得……


所以瑶瑶就放飞自我了……


聂大又来骂我?跟他吵!狠狠吵!


聂大又踢我?顶着一头血上去!吓死他!(好吧这段我知道有点算计在里面)


聂大又站着说我?给我坐下!我仰得脖子疼!


聂大还揪着薛洋不放?md不想说话,剥个橘子吃。


聂大又双叒提薛洋?把薛洋杀了算了……


……


(其实我挺想看瑶瑶掐着时间把金光善骂一顿那段……)


 


有情绪是好事,瑶瑶的故事很难有好结局,很难说没有他性格总把情绪藏的太好的原因。他在对付人心的方面天分太高,为人处世总结出了套路,习惯了以笑面掩饰,内里也就麻木得像机器。


而人要有所改变,一定要有真实的体验。需要真实的碰撞,感情在挣扎中闯出来一条路,再由理智加以编撰成句。


(所以聂大骂瑶瑶那句,直接把两人的关系逼到了死路啊……)


 


这无尽轮回中的每一次爆发,金光瑶的情绪都是真实的。


这轮回时间点卡得太好,他有太多东西来不及收拾整理,真心来不及仍掉,假意来不及合拢伪装好,怒气累计没来得及发泄,委屈还存在着,一不小心就洒出来……


(金光瑶:md欺负人)


其情节意义,与其说要聂大和瑶瑶在争吵中相互理解,换位思考(?),我更倾向于说,金光瑶需要发泄。


聂瑶之间,并不是只有换位思考就能HE的。


我个人分析中,金光瑶是一个极其矛盾的人——他经历的太多,大生大死跌宕起伏,很多东西来不及考虑清楚,就被滚滚命运洪流推向下一个节点。他有太多的情绪无处安放,他的三观中有矛盾但无可理顺。他积极进取,他有野心,想要许多,他有天分,他是个实干家……但他的自我是模糊的,他有“得到我要的”的能力和心力,但他好像不知道“我要的”究竟是什么。


他一路被推着走,被别人的话、被家人、被爱人(?)、被命运。


他的确有目标,他一直在挣扎,但那目标是“证明你们说的不对”,挣扎的方向是逆着推力的方向。


他一直在反抗,为反抗而反抗,本该作为源动力的自我却面目模糊。


情绪发泄的好处在于,当他真的把心里话说出来,真的直面本心的时候,他才能与自我狭路相逢。


不加躲闪地问询,问问自己:“何为本心?”


(二十二章真的是……瑶瑶迷茫又可怜……)


 


【3】


(从这里开始偏人物分析……一写就没收住……)


他一生就像是一场仓皇的流亡,从一开始就被环境塑造,他在“不被认可——努力改造——还是不被认可”的里不断轮回,不断地被打碎再构建,道德底线越建越低,却还是没有低到不畏人言。


自我太强和太弱,在道德感上的表现可能是相似的。


自我太强如魏婴和薛洋(没错是薛洋……这位我觉得三观超级稳,稳黑,自我极其强),只抓着自己最看重的那一点东西,毁誉皆由人,因为他们有独立的道德标准,所以当自我的道德标准恰好和 世俗道德标准(这个东西本身是模糊的,即不存在绝对公理)相违背的时候,就显得“道德沦丧”。


(上文写薛洋比较合适,他是和世俗标准背道而驰但完全不在意。魏婴的话……原理相同,但魏婴的道德标准有很大一部分和世俗的标准重合,因而不明显,其矛盾性也没有薛洋那么强)


自我太弱如金光瑶,他的内部评价体系从来没有建起来过,最多只有一个“我挺好的”这样一个地基,他没有独立而严格的道德标准,但有好恶和利益作为行事标准——他不择手段,没有底线,于是“道德沦丧”。


两者的区别在于,内心是否安宁。


金光瑶一边按照利益标准行事,一边清晰地知道自己在作恶——善恶是按照道德标准来的,他没有独立的道德标准,于是只能用“世人之言”来做判断。


他一边挣扎,一边恶心自己挣扎。


何等煎熬。


 


我瞎看的心理学说,潜意识里无法被接纳的东西,会通过投射到外部世界去,再被自己看在眼里。这个逻辑用到金光瑶身上,就体现于他的剑名——恨生。


——他一生听不得那句“娼妓之子”,最以之为恶的人,就是自己。


——怎么能承认呢?


——“恨我娘,何必生我?”


(这段乱了……写得太散也不知道有没有讲清楚……)


 


【4】


关于聂瑶。


一直在谈金光瑶……毕竟大多数聂瑶文好像都是主瑶,聂大存在的价值,很多时候,像是在圆金光瑶的一个梦,聂大的人设总在迁就剧情。


《无间地狱》在金光瑶主视角的情况下,坚持双男主,两人设都不崩,是很让人开心的。


这一点在《交换人生》里也有体现(给大大比心)。


 


按照前文逻辑絮叨一下聂瑶的必要性。


不得安宁,没有内在道德评价体系的、恨生的金光瑶,最缺少的是认可他的权威。


金光瑶放在心上的人不多,孟诗、聂明玦、蓝曦臣、薛洋、金光善(?!)……秦愫和苏涉不能说不被放在心上,但和金光瑶和关系都不对等,处于弱势,不适合组cp(金光瑶:所以我就应该被压是吗?),很难让金光瑶做出改变。


而这五个人和金光瑶之间,真谈得上救赎(“救赎”不涉及道德判断,只指一世安稳,哪怕只是内心)的话,只能作为权威,于是薛洋(被照顾的一方?)和蓝曦臣(被瞒/以为是攻其实像受的一方)被划掉。


孟诗早亡,看起来软弱可欺,哪怕作为母亲也当不起权威;金光善的身份可以做权威,但他就是命运之锤本身!渣得不可拯救,只能用来做黑化催成剂……


于是只有聂明玦。


而聂明玦也一直在这么做。


 


聂明玦是天然的正义者,善恶天平永远站得稳,符合所有权威的标准。


他想教他,骂他打他,都是为了救他。


(聂大:不杀他就是我爱他。)


(金光瑶:????)


如果不谈感情,他屡屡挥刀,却不杀金光瑶,对他来说本就是污点,从人设上很难解释(救命之恩能解释,但解释力不强,因为我觉得聂大真能做出杀了你再自杀的事……只要怀桑成器……)。


谈感情,他一直致力于洗白金光瑶……却不是蓝曦臣傻白甜式的“我相信他一定有苦衷”,聂明玦一直是看得清金光瑶的,他看得懂所以愤怒,有感情所以不杀(受刀灵影响那次就别管他吧),才致力于“你快改邪归正”。


聂明玦同样是强自我,具体体现在他和金光瑶吵架没有词穷(相比之下瑶妹总被问词穷啊,当然他一词穷就开始装可怜),聂明玦的道德标准是通的,逻辑完整,因而很难被改变。


聂瑶三观不合,在一定的环境里容易相杀。


(换个现代背景容易HE,毕竟不是每个环境都需要人做出太绝对的道德选择,三观不合不是不能谈恋爱,聂瑶的矛盾更多的是环境激化的)


但金光瑶三观其实一直摇摇欲坠,和三观坚如磐石的聂大比起来,更容易改造。虽然不能改造成三观一致,但缓和矛盾,两个人磕磕绊绊地克服环境压力,大概率还能走出一个HE。


 


【5】


《无间地狱》里对聂大的处理,私以为至少人设上是不崩的。


刚正不阿、正大光明、心胸坦荡,还有那牢固的三观!


聂大有他的确定性,像山岳,曾经如何现在就如何,无比安全。


他可以去理解金光瑶,但不会因此迁就金光瑶坏的一面。


 


最让我感动的是十八章(其实聂瑶剖白心意的部分我都很喜欢,但聂大这一段最吸粉的感觉)


 


【“可是你的不公平并不是你去造成别人的不公平的理由!”】


【“心机手段可以,我并不在意,只是你若一味地为了往上爬而罔顾是非、罔顾人伦,别人这样我也许无法管教,但是你不可以,我决不允许!”】


 


金光瑶的三观因为不成型,所以对社会的理解更像自然界,屁个仁义道德,人和人之间就是战争!一切人对一切人!利益关系!公平个屁!没有公平的东西,就看谁能打,谁就能活!弄不死你我就死!


上述理解,对某些人来说是一种系统化的世界观,对金光瑶来说更像是“构建不了世界观那就跟着现实走”的结果。


三观稳固的人,能面对着复杂的现实坚守信念,而不是被残酷的现实带着跑。


(金光瑶:……又拐着弯地骂我?)


而聂大承认“这世界没有公平”,但他其实在努力地构建公平,至少是秩序。人类群总在丛林和社会两种状态之间徘徊,绝对的秩序是无限接近但不可达到的,正因为如此,我们才需要聂大这样有信仰之力的大佬(让我们为人类社会的缔造/维护者鼓掌!)。


(md思路又飞了?)


 


(思路拐回来!)


【“可是你的不公平并不是你去造成别人的不公平的理由!”】


【“心机手段可以,我并不在意,只是你若一味地为了往上爬而罔顾是非、罔顾人伦,别人这样我也许无法管教,但是你不可以,我决不允许!”】


我一直觉得,如果有一个人,冒着被你记恨的风险指出你的缺点要你改,要么是他真的不在乎你,要么是他真的爱你。


——哪怕你恨我一生……我还是想拉你一把


聂明玦是真的怕金光瑶一步踏错,万劫不复。


而金光瑶的结局,浮名散尽棺底卧,千夫所指万人唾(前句来自《杀相思》,后句我瞎写的),也如他所料。


宿命洪流,他最终也没救得了他。


 


《无间地狱》给聂瑶个机会吧。


金光瑶不知道他的挣扎只是一场错误的滑坡,错误累计得多了,终如山洪。


个人有个人的局限,而只有走出了局限,才能发现局限的存在。


聂明玦管着他,在万劫不复之前,把他拉出那个局限。


相爱就别相杀。


 


【6】


下面这一段是临时想到的……随手一个脑洞……


聂瑶文里总在虐瑶瑶……这个点可以虐一虐聂明玦啊。


 


【“大哥,为什么我当初只不过是杀了一个欺压我的修士,就要被你这样一直翻旧账翻到如今?”】(同道殊途原声,不知道是不是旧版……)


“那三弟,为什么我当初只不过是骂了你一句,踢了你一脚,就要被你这样记恨着把我分尸?”


“这一样吗?!怎么能相提并论?!”


“……一样的。”


被最不可能背弃自己的人背叛,戳着要害施虐,由爱故生恨……怎么不一样?


 


我不知道你滚落金鳞台有多恨多疼,如你不知道那一刻我有多恨多心痛。


 


(这个脑洞成立的话……需要暗恋,需要聂明玦喜欢瑶瑶喜欢到他犯了错就是背叛……)


 


【尾】


我现在的长评已经退化成流水账了……


关于《无间地狱》的评论和私货齐飞,还有括号里的小剧场……


不想删掉小剧场……大大凑合看吧。


我写评论经常因为理解太偏所以作者(基友)想骂我又不好骂我2333,所以有理解偏差一定不是文的问题,大大坚定思路!


(经常把基友思路带跑的我……)


 


这里萧遥,基本不产粮但乐于施肥……


如果觉得这篇不是肥,是毒,就当我没说过上面这句2333……


 


《无间地狱》设定太戳我,虽然没完结但还是看了好多遍。


还是希望大大写完它,给聂瑶个HE的机会吧。

评论

热度(64)

  1. 心若极冰萧遥 转载了此文字
    第一次收到长评,激动的在被窝里打滚(*/∇\*),爱你爱你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其实每...
©心若极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