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若极冰

爱楼诚,爱麒麟,爱陆花,爱忘羡,鸣佐冢不二,我就是我,一只与众不同脑洞清奇的杂食动物
微博:依熙星晶

【聂瑶】快穿之恋爱系统(4)

第四章

 

孟诗和聂父行动力迅速,两人商议下,没过几天就直接领了结婚证。至于婚礼则是准备再等一年,待到金光瑶高中毕业后再举行。

 

与此同时,金光瑶,也正式的“落入”了聂明玦手中。

 

聂父小有家资,在学校周边的房子是一栋小复式别墅,金光瑶和聂明玦住在二楼的次卧,同时楼上还有书房,而聂父和孟诗则是住在一楼主卧。

 

而现在,金光瑶正坐在家中的书房里,面对着一打物理卷子,痛不欲生。

 

“孟瑶”本尊留下来的记忆里,他在班里实在是太过腼腆,除了像是自来熟的同桌之外根本没什么好友,成绩则是班里中等水平,生物化学还好,物理和数学较差,语文和英语偏中上。

 

金光瑶凡事要强,自然不许自己差的太远。是以对聂明玦的补课也没多大反感,就当是当年武艺不强,聂明玦给开小灶一般,只不过当年的武功心法换成了现在的物理数学。

 

金光瑶没有一刻这么的怀念聂怀桑——给聂明玦当弟弟,果然不是什么好活儿。

 

虽说要强的金光瑶和懒散的聂怀桑在这方面有着“本质”的区别,但毕竟对于这一体系的知识还不够融会贯通,金光瑶对着缓慢的进度很是郁卒。

 

一张电磁学的卷子做完,脑子里还晕晕乎乎的全是麦克斯韦安培瓦特的时候,却突然冒出了活泼又熟悉的系统音:“叮!恋爱系统新手任务发布啦!”

 

金光瑶一个激灵,看向聂明玦。

 

不管是做卷子的金光瑶还是判卷子的聂明玦都听到了这个声音,两人目光交汇,只听得脑海中响起了如下声响:“看着他,是否会有心跳加速的感觉呢,时不时的关注总是让人心生甜蜜可又无法满足,青涩的校园恋人啊,温热的手心会传达你难言的情意,新手任务:请拉住恋人的手,维持一分钟,奖励贡献点2个,另外,对视十秒更显缱绻,还会有意外惊喜哦,请加油!”

 

金光瑶和聂明玦面面相觑。

 

金光瑶:不,看着他我一点儿都不心跳加速,还不如对着物理卷子心跳来得快。

 

聂明玦却在此时站起身来,靠近了金光瑶,金光瑶的手紧了紧,皱眉想着那个所谓穿越时空所需的贡献点,心想若是聂明玦要伸手,自己还是配合一二把手放上去吧,脑子里瞬间闪过了各种场景,可哪知聂明玦此刻盯着他看了一眼,却是敲了敲桌子,抽走了他手里刚刚写完的卷子,顺道给他的脑门轻敲一记,道:“先给你讲题。”

 

聂明玦似乎心情很好,语调都比平日里轻了几分,金光瑶见他似是隐隐有些笑意,心中更是郁卒,颇有些自作多情的难堪,又有些无处安放的羞恼,最后这些情绪都被消化干净,只剩了硕大的一双白眼给聂明玦。

 

——呵呵,直男就是这么炼成的。

 

聂明玦讲题倒是深入浅出,模糊的知识点被他一点,清晰明快了许多。金光瑶脑中梳理着刚刚学会的知识点,手头干净利落的将卷子收好。

 

聂明玦静静站在一旁,眼前这个青涩认真的少年似乎和当年的孟瑶重合了起来,每当他处理完宗务军务之后,乖巧的孟瑶就会帮他分门别类的收好卷宗,那是他们两人之间最静谧最温馨的时刻,没人打扰,偶有两句谈笑,有时是时局分析,有时是漫无目的的谈天说地,而如今,熟悉的手法,动作,依旧是当年的那个人,那份感觉。

 

等到这些颇有针对性的卷子讲完,已经是晚上了,金光瑶的鼻翼微动,楼下已经传来了熟悉的香气,看来今天是孟诗掌勺。

 

他将最后一本书收好,正要离开书桌的时候,手却不期然的被聂明玦握进了手心。

 

金光瑶一怔。

 

聂明玦一手握住他的手,一手轻巧的摸了摸他的头发,道:“走吧。”

 

金光瑶的手稍微向后瑟缩了一下,又顿住了动作,放松的将手顺着聂明玦的力道落在他手里,孟瑶虽然和孟诗相依为命,但物质条件过的不错,金光瑶现如今的手,除了长时间写字有个浅浅的笔茧之外,一双手光滑白皙,不说十指不沾阳春水,但也称得上养尊处优。

 

聂明玦的手比他大了许多,此时完完全全的包裹住了他的手。

 

他仰头看向依旧维持着一米九身高的聂明玦,再看看自己只到他腋下的身高,顿时恶向胆边生。

 

金光瑶一手拽住聂明玦的手。

 

聂明玦低头对以询问的眼神。

 

金光瑶固执的抬头盯着他,手上微微往下用力,让聂明玦顺着这力道弯腰。

 

十、九、八、七、六……

 

直到最后一秒结束,金光瑶才又低下了头,轻声道:“利益最大化。”

 

聂明玦捏了捏他的手,心情很好道:“走吧。”

 

两人从最里面的书房慢悠悠的往外走,一路走到楼梯的拐角。

 

金光瑶暗自想着一分钟应该是到了,可聂明玦却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拉着他的那只手依然紧紧地包裹住他的手。

 

暖的,有点不真实。

 

也很不像聂明玦的风格。

 

直到下楼梯的时候,聂明玦才悄悄的松开了金光瑶的手。

 

手背有点湿润,手心也满是汗意。

 

金光瑶装作一脸平静的将自己的手收了回来,迎上孟诗和聂父温和的笑意,也绽开了一个笑。

 

他向着孟诗快步走过去,笑着问到:“妈,你是不是做了鸡汤,我在楼上都闻见味儿了!”

 

孟诗亲昵的捏捏他的鼻子,道:“小狗鼻子,很灵啊!来来来,过来乘汤。”

 

聂父也从房间里出来,道:“明玦,快去盛饭,当哥哥的,怎么能让弟弟干活呢!”

 

聂父在一旁摆筷子,孟诗在装盘,而聂明玦人高马大,不算狭小的厨房在他的映衬下似乎都狭窄了起来。顶着这憋屈的身高,聂明玦弯腰在一旁乘饭的样子让金光瑶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不提那些任务,那些过去,在这个世界,他已经收获了很多很好的善意了。

 

评论(8)

热度(99)

©心若极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