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若极冰

爱楼诚,爱麒麟,爱陆花,爱忘羡,鸣佐冢不二,我就是我,一只与众不同脑洞清奇的杂食动物
微博:依熙星晶

【聂瑶】舌尖上的聂瑶

前两天在群里讨论的聂大十八吃……血腥恐怖慎入!!!如造成阅读不适请及时点×!!!

文中改用了一些舌尖上的中国的文案,特此说明。

嗯……希望不要教坏小孩子,我们要有爱, 要和平,不要学瑶瑶啊!

总有种公螳螂和母螳螂的感觉o(╥﹏╥)o

================

真·吃聂篇

 

聂明玦拥有世界上最伟岸的身体,头颅,躯干以及四肢。这种生物跨度有利于美食的形成和保存,任何一个人都没有这样多潜在的食物原材料。为了得到这份难得的馈赠,金光瑶弹琴,微笑,磨刀,分解,贯穿半生,只为了这世上独一无二的聂明玦。

位于兰陵的金麟台,富丽堂皇,是金氏家族的聚居地,金麟台最隐秘的密室里,金光瑶单靠灵巧手指的合作,就构建起一条聂明玦的流水线。虽然煎炸烹炒均可以将食材做成美味的食物,但为了保存食物,金光瑶并未选用其中任意一种方式。

新鲜的肉体经过切割后,腌腊、风干、糟醉和烟熏等等古老的方法,在保鲜之余,更能让他获得了与鲜食截然不同、有时甚至更加醇厚鲜美的味道,这是属于时间的馈赠。时间是金光瑶的挚友,也是他的死敌。曾经的金光瑶身份卑微却对生活满怀热忱,可是经过时间的洗礼,他却在身居高位的同时也无师自通的掌握了聂明玦的各种做法。

时至今日,这些被时间二次制造出来的食物,依然被他细心的收在密室中,用各种昂贵的符箓保存着。这些食物不仅影响着金光瑶的日常,还蕴藏着他对于聂明玦和这世道人心的某种特殊的感触。 

 

在金麟台,后花园的金星雪浪开了,也到了金光瑶制作腊大腿的时节,金麟台家大业大,木材丰富,熏烤腊肉的燃料以硬木为佳,如茶树和杨梅树。金光瑶将喜爱的衣物、食物放入火塘,这样得到的聂大腿,就会带着属于自己的香味。对记仇的金光瑶来说,熏烤的聂大腿,不仅仅是一种食物,而是被保存在岁月之中的生活和记忆,就像是被踹下金麟台时,他依旧记得这条大腿用力时每一条肌理纹路。 

手臂的肌肉精实,粗盐渗入肌理,会别有一番风味——肌红脂白,肉色鲜艳,香气浓郁,滋味鲜美。微微一舔,充满舌尖的鲜咸会让金光瑶想起运功后聂明玦紧绷的手臂上透出的充满荷尔蒙的汗水味道。

身躯上紧实的八块腹肌在饱和盐溶液的浸泡下依旧保持着肉体的弹性,只是比起之前少了几分血色,即便是一整块身躯,也可以呈现出多种不同的味道:胸膛的厚实,腹肌的硬挺,侧腰的流畅等等。漫长的未来里,有了这具厚实鲜香的身躯的陪伴,再寡淡的日子,仿佛也会变得温暖、富足而且有滋有味。

头颅则是最后处理的,单纯的熏烤腌制并不能满足金光瑶对于聂明玦的各种需要。他并未对头颅进行任何关于食物的处理,反而将这本该是最美好的食材用层层的符箓包裹起来,画阵,施法。这使得头颅依旧保持了原来鲜活的模样,粗粝的发茬摸起来有着别样的质感。这是一个精美的晚安抱枕,包含着时间的味道,人情的味道,而这些味道在漫长的时光中和那些陪伴,包容,爱恋,诀别等情感一起混合在一起,才下舌尖,又上心尖,让金光瑶几乎分不清自己是爱是恨,只能抱着他,让他伴自己夜夜安眠。

====

评论(22)

热度(237)

©心若极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