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若极冰

爱楼诚,爱麒麟,爱陆花,爱忘羡,鸣佐冢不二,我就是我,一只与众不同脑洞清奇的杂食动物
微博:依熙星晶

【白起×我】星空之约

【白起×我】星空之约

文中对话及部分剧情走向涉及到约会文本【星空之约】,两人暧昧期中,(4)的剧情有较大修改,皮这一下白夫人表示很开心!学长捂嘴的时候我真的第一反应是,啊,好想舔一舔啊……

 

(1)

你揉揉困倦的双眼,小小的打了个哈欠,拖着疲惫的身躯倒在床上。

闭上眼,手在一旁摸索着,感受到光滑的屏幕,把自己的手机拎到了面前,熟练地打开微信聊天记录。

明天录制的主题是关于女性安全防范,本想着还能请教白起有关的专业知识,可是微信的置顶聊天上依旧保持着你的单箭头消息。

“电话不接,短信不回,”你将手机恨恨地捂在手里,嘟囔道:“到底去干什么了嘛!”

又出任务了吗?危险吗?

你扭过身去,侧躺在床上,虽然闭上了双眼休息,但手依旧紧紧握着手机,手机的音量被你调到最大,生怕错过了白起的电话。

 

(2)

屏幕猛的一亮,你瞬间睁开双眼,接通电话。

“喂,睡了么?”

“还没有,怎么了?”你一下子握着电话坐了起来。

“我在你楼下,下来吧。”白起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微有些失真。

毫无解释,只有一句祈使句!你虽然雀跃于要见到他,可是心头却无端的冒出点儿火气,眼神一转,便道:“啊,现在么……现在很晚了,明早还要录影,有什么事要不明天再……”

白起的回答只有一句:“我等你。”

随即就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

你不可置信的看着电话界面变成了红色的挂断键,还不死心的唤了一声:“喂?白起?”

说消失就消失,说出现就出现,说挂电话就挂电话!!!

太过分了,这个男人。

你心里微酸的埋怨道,皱皱鼻头,却依旧快速的拿起一旁的衣服,迅速打理好自己,白天穿的那件连衣裙有些皱了,你猛的拉开衣柜,翻出一身粉白相间的略带学生气息的套装,加一条打底裤,套上同色的厚外套,柔顺的长发着急的梳了两下,披散在肩上,梳得太急,还扯到了几根发丝,你忍不住疼的嘶了一声,粉底来不及上了,算了,抹一层素颜霜好了,再画个眉涂个口红,大晚上的,应该也看不出来。

虽然带着些小抱怨,可是你在门口蹬上那双好看的小白靴时还是忍不住雀跃起来。

月色如水,微凉的洒在大地上,白起一身皮衣,靠在摩托车旁,目光锁定着你的方向,你稍快的脚步稍微矜持的放慢了些,很是享受白起如炬的目光。

“你,找我有事吗?”

“不是你找我有事?”

“本来是有关节目的问题要请教你,不过我已经解决了。”你说出来的话无端端的带着些求表扬的意味。

白起轻笑,道:“那就好,现在可以处理我的事情了。”

“你的事?”你眨眨眼,疑惑的看着他。

他将手中的安全帽扣在你头上,给你细心地带上了安全帽,拍拍摩托车的后座,道:“坐上来吧。”

你依言坐上摩托车,垂在身侧的双手有些无所适从。

“抱紧。”白起微微侧头道。

你咬唇,心下微微浮上些窃喜,手试探性地环着白起的腰,身子也向前探去,却在接触的前一秒停了下来,留下一小段距离。

“我们要去哪里?”

“到了就知道。”

摩托车嗡鸣而去,你在极速的前进路途中和白起一下子贴在了一起,你顺着这惯性将白起抱得更紧了些,凛冽的风顺着身旁呼啸而过,你还能分神想着,啊,白起的腰,真细啊……

 

(3)

摩托车停在山顶的小路旁,冬天凛冽的天空上繁星点点,整座城市尽收眼底,沉重的墨色做底的大片土地上装饰着万家灯火,广袤无垠的天空上繁星闪烁,似乎是交错的两个世界合二为一,互为镜像。

“好美的星空!”你感叹道:“好久没有在冬日里见过星星了。”

白起看着你兴奋的神色,也不由得勾出一个笑来:“其实冬天的星空并不比夏天的暗淡,只是没有找对观赏的时机罢了,之前你说过想来山顶看星星,所以……”

“这就是你要处理的事情?”

他不好意思的点点头,扭过头去掩饰自己不自然的神色:“看到东南方最亮的那颗星星了吗?那是木星,最大的行星。”

你顺着他的手臂的方向看去,好奇又专注的盯着那颗闪耀的星星。

“它一直围绕在月亮旁边,据说是月亮的守护星。”

你感叹出声:“没想到你对天文这么了解。”

“算是爱好,所以做过一些研究。”白起站的离你更近了些,他双手虚虚的环住你,在你投来疑惑的目光前率先开口道:“想里的更近些吗?”

脚下似乎有一股温柔的力量托举着你,腰间环绕着的臂膀则是指引着你的方向。

一跃而起,向着星空飞去。

这不是白起第一次带着你飞,可这感觉依旧震撼,深蓝的星海里寂静无声,只剩下彼此的心跳声慢慢同化成一种频率。

本着对白起的绝对信任,你任由他只拉着你的一只手,另一只手则被你好奇的伸出去,想要触摸这些仿佛近在眼前的星光,结果当然是失败的,你对自己的想象力有些失笑。

巨大的震撼过后,你不由得问道:“你消失这几天是为了给我惊喜?”

白起轻咳一声:“我最近很多事情要忙,这不过是件小事。”

你心下稍稍涌上点小失落,垂目道:“原来是这样……”

这一向下看不要紧,你这才发现你们已经飞了这么高!

对高度本能的恐惧让你抓紧了白起的袖子,你忍不住往白起身上又靠了靠:“这么高啊,我们会不会掉下去?”

“你不相信我?”

“不是,我就是……”

感受到白起突然松开的一只手,你瞬间一个激灵,猛的攥住了白起的另一只手,惊叫出声:“啊,白起!”

白起的动作扬起一阵风,再次抓紧了你的手,将你揽入怀中。

四目相对,灼热的目光牢牢锁定了你,你勇敢的迎上他的目光,坚定地回抱住白起的腰。

白起轻笑:“相信我,我就是你的木星。”

你将头靠在他怀里,轻轻嗯了一声,抑制自己过快的心跳,这个男人啊,也许平时稍显笨拙,可总是这么猝不及防的给你一捧真情,让你融化其中,晕晕乎乎再也出不来。

 

(4)

柔和的风托着你渐渐下落,你和他仰望星空,没有再讲话,可是隐隐的暧昧却一直萦绕在你们周围。

你捏捏自己的脸,感觉自己现在笑得应该带着股傻乎乎的意味:“感觉刚刚像做梦一样。”

“嗯?”

“啊,没什么。”

又是一阵沉默。

“明天就要录节目了,我有点儿紧张。”

“什么内容?”白起问道。

“关于单身女性安全防范的,”明明写了那么多策划案,但在白起面前你却脑子一片空白,只能干巴巴道:“告诉她们怎么预防危险。”

“说来听听。”

“比如尽量减少深夜出行,不要去偏远地方,不要随便和陌生人走,即使是老人,孕妇,小孩……”

话还没说完,你的嘴突然被白起捂住,双手也被他一个擒拿固定在身后。

你本能的挣扎,可白起却依旧牢牢地将你擒住。

虽然整个人都被擒住,可身后人是你那样熟悉又信任的人,以至于你现在并没有去关注这看似危险的状况,唯一的想法就是——啊啊啊啊,我的口红,口红!!!口红要花了!!!

你再度的挣扎也没能让白起的手从你的嘴上离开。

你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

一心想在白起面前拿出最好面貌的你破罐子破摔的微微张口,用温热的舌尖去触了触白起的掌心。

粗糙的掌心接触到温热的软舌,似乎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你再度控制舌尖轻舔了一下,白起猛地一惊,急忙放开捂住你嘴巴的手,改为一手箍住你的双手,一手环住你的腰,将你牢牢地禁锢在他怀里。

嘴巴被解放出来,你又急又气又好笑,哼道:“放开我,不然我要报警了!”

白起的声音有些不稳:“我就是警察。”

这个人,怎么这么幼稚!

你的挣扎没有效果,所幸整个人都卸了力道,往后向他怀里靠去。

白起以为自己碰疼了你,忙不迭的松手,扭过你的身子捧着你的手腕紧张道:“怎么了,是我扭到哪里了吗?”

你看他紧握着你的手毫不留情的给你印了个口红印,真是羞愤交加又欲哭无泪,最后只能化作无奈的笑。

“我没事。”

白起这才稍稍松口气,道:“如果我是坏人,你现在就危险了。”

他义正言辞道:“面对熟悉的人往往会放松警惕,很多时候危险就是这样发生的……”

你打断了他的话:“因为是你!”

“嗯?”

“因为是你啊,”你直直的看着他,抿唇后又开口:“你在我身边,我就觉得没人能伤害我!”

白起一愣,清冷的月光下,他的耳垂红的像血。

他摸摸你的头,轻咳一声:“那以后就乖乖的呆在我身边。”

白起只觉得女孩儿的声音软得不像话——“好。”

 

星空之约·完

END

 

后记:

你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口红花了的时候,白起这位直男依旧没有看出你有什么不对劲。

你连忙一手捂住自己的嘴唇,一手从外套的兜里掏出纸巾。

白起不由得奇怪道:“怎么了?”

看着罪魁祸首依旧懵懂不知的模样,你心神电转,计上心来,捂住嘴闷声道:“白起,低头!”

他不明所以,乖乖的低头,你见他耳垂依旧没有消下去的血色,心中暗暗偷笑。

你一把拉住白起外套的领子,微微垫脚,快准狠的在他脸颊上印下了重重的一个印子。

在白起的脸爆红之前恶人先告状:“你看,你刚刚都把我的口红弄花了!”

其实看不太出来,毕竟你只是画了个淡妆,口红也是最淡的豆沙色,稍提气色罢了。

白起脸上升腾起满满的热意,他看着同样红了一张脸却将硬生生撑着不露羞怯的你,微微一笑——“那就让它再花一点吧!”

嗯?

你的腰被搂住,整个人陷进了他的胸膛,从上方落下的吻,终于将你唇上最后一点口红也抹干净了。

==================

“放开我,不然我要报警了!”

“我就是警察。”

哈哈哈哈哈哈,好的,学长,让我抱警吧!!!

 

评论

热度(63)

©心若极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