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若极冰

爱楼诚,爱麒麟,爱陆花,爱忘羡,鸣佐冢不二,我就是我,一只与众不同脑洞清奇的杂食动物
微博:依熙星晶

【冰秋】临渊(19)

最近有些倦怠,感觉自己浑浑噩噩什么都做不出来似的,然后这周六要考试要汇报,心里觉得很麻烦什么都不想干,但是对于这样懒惰倦怠的自己又很鄙视,纠结中

然后发现,自己就这么拖拖拖的,快成了月更了,宝宝们对不起QAQ

============

第十九章


沈清秋低头整理衣襟,余光却瞥向了洛冰河那边。


洛冰河咬着嘴唇一言不发,张开手指,看着自己满手的粘腻,又极快的瞥了眼沈清秋,这才恋恋不舍的从怀里掏出手帕擦干净,随即趁着沈清秋专注整理的时候噌的一下便把手帕收到了怀里死死捂住,似是怕沈清秋要让他处理了一般。


沈清秋余光瞥见,张口欲言,然而实在是开不了这口,只能老脸一红,轻咳一声,见洛冰河收拾的差不多了,头也越发的低了,这才装作已经整理好自己,扭过身去。


洛冰河双手紧握放在身前,头虽然低着,但是身子却挺得笔直,似是在等待最后的宣判。


沈清秋见他这样,轻声叹了口气。


身上还有些酸软,但沈清秋依旧站起身面对着洛冰河。


“冰河,抬起头来看着我。”


洛冰河咬牙,终于抬起头来,沈清秋这才发现洛冰河眼眶里圆滚滚热乎乎却又硬生生被他憋回去的两泡眼泪。


他心下一软,也顾不得上许多,伸出手去将洛冰河的几乎要流下的泪珠拂去,连忙道:“莫哭……我,不怪你。”


洛冰河一颤,泪水不听话的依旧往下流,却被他赶忙擦去,噎了两下硬生生逼自己止住这惶恐的泪。


沈清秋叹了口气,俯下身去,又轻敲了一记洛冰河的额头,柔声道:“也不会不要你。”


“不会,不要我?”洛冰河极快的重复着,似乎无法理解沈清秋话里的意思,或是不敢相信从未想过这种回复。


沈清秋见状,故作生气道:“师尊的话也不听了?”


“师尊……”洛冰河讶异欣喜中,喃喃唤道。


沈清秋面上依旧带着红晕,却认真道:“我承诺,不会不要你的。”


看着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忐忑成这个模样,刚刚明白自己的心思的沈清秋更是不落忍,在洛冰河睁大的双眼中,他弯腰低头,在洛冰河的额头轻轻烙下一吻。


“师尊……”


惊喜来的太突然,洛冰河双手猛的攥紧,双目圆睁的看着他,满脸的不可置信。


“你不想对我说些什么吗?”沈清秋笑道。


之前的忐忑萎靡一下子消失不见,洛冰河刷的一下站起身来,双手握住沈清秋的手,磕磕绊绊道:“师尊,弟子,弟子……我,我……”


听到自己磕绊的话语,洛冰河懊恼的跺了下脚,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认真道:“弟子心悦师尊,想和师尊结成道侣,一辈子都不分开,师尊,愿意吗?”


沈清秋笑弯一双眼,回握住洛冰河,道:“好巧,我也是。”


这句话在洛冰河耳边几乎炸开了一朵烟花,那些无比渴望一心敬爱的假象,那些求而不得苦苦压抑的心酸,本以为无望甚至绝望只能被自己安放在一处悉数掩盖隐藏的情愫,终是变成了一瞬间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的惊喜。


“师尊!”洛冰河一把抱住沈清秋的细腰,兴奋的把人抱起来转了好几个圈,一边转圈一边唤道:“师尊,师尊,师尊……!!!”


沈清秋猝不及防,被洛冰河一把抱起,眼前的风景瞬间模糊成一片,只剩下了耳边兴奋欢快的喊声,真是……乱七八糟!


沈清秋被洛冰河转的头都晕了,赶忙轻拍了洛冰河的肩膀,让他把自己放下

了。


洛冰河放下了沈清秋,手却依旧环在他的腰上不愿意下来,更不要说这一脸的傻笑,几乎让人看不下去。


“傻笑什么!”沈清秋失笑道。


“高兴!”洛冰河欢快的回答。


得,这孩子说傻还真傻,这傻乎乎的小模样,嗯,还挺好看,主要是他养大的徒弟长得好,傻笑都好看!有颜值就是任性!


沈清秋看着洛冰河傻笑,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两人相对傻笑了半天,还是沈清秋觉得这样实在是有损B格,终是敲了下洛冰河的额头,指了指旁边尸体都要凉凉的远古巨兽。


心魔剑就在远古巨兽的腹中,沈清秋想起两人胡闹半天,最后竟然把这正事忘了,不由得有些赫然。


他和洛冰河一起往远古巨兽的身旁走去。


一股恶臭传来,粘稠的血液弥漫在无间深渊里,将无数魔花魔草都灼伤了。


沈清秋现下没有灵力护体,只好掩鼻道:“有传闻说这巨兽的腹中有一把魔族铸剑大师耗尽心血所铸成的剑,冰河,我们去看看。”


洛冰河见状,赶忙拦住沈清秋道:“师尊在这里稍候,弟子去看看,马上回来。”


洛冰河左手捏了个诀,一道又细又快的魔气便打入了魔兽的腹中,较为柔软的腹部被纯正的魔力弄了个大口子,露出了里面一点金属色的光芒。


洛冰河心神一震,现在的感觉就像是当年他在万剑峰拔出了正阳一样,此刻,心魔剑像是感受到了主人一般,竟在巨兽的尸体里嗡鸣起来。


随着洛冰河越来越近,这嗡鸣声也越来越大,似乎是这把剑正在十分开心的欢呼一般。


洛冰河试着给心魔剑打入一道魔息,暗黑色的金属光芒瞬间大亮,心魔剑无风自动,抖动得越发厉害,竟然直接从魔兽的腹中破体而出,它绕着洛冰河转了三圈,似乎是在欢悦的打量自己的新主人,随即光芒大亮,污浊的魔兽血液都顺着光滑的剑身滑落,落到洛冰河手上的,便是一把锋利无比的神兵。


心魔剑似乎和自己的天魔血统格外亲近,不消指引,便能暗暗引发出自己体内的魔息。


洛冰河随手用心魔剑一挥,只见心魔剑的剑气尖锐无比,直直穿透了他面前坚硬的巨兽尸体,将体积庞大的巨兽一下子一分为二。


洛冰河看看自己手中的心魔剑,露出了兴奋的神色。


被一分为二的巨兽更显得凄惨无比,终于被开膛破肚的它心口处竟缓缓浮起一颗黑色的内丹,洛冰河将本能的将内丹收于乾坤袋中,思索片刻,又用心魔剑将这远古巨兽直接拆解,坚硬锋利的壳可以炼成防御性法宝,这骨头似乎也有点儿用处,到时候可以带回去给万剑锋看看能不能去其戾气,炼入剑中也不失为一种好材料。


沈清秋离得远远的,囧囧有神的看着书中第一外挂的心魔剑初次试剑便成了庖丁解牛里的解牛刀。

============

本章总结一下就是亲亲抱抱转圈圈,哈哈哈哈哈

下面两个人就准备回之前的根据地洗澡澡,嗯,顺便……你们懂得!

评论(30)

热度(508)

©心若极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