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若极冰

爱楼诚,爱麒麟,爱陆花,爱忘羡,鸣佐冢不二,我就是我,一只与众不同脑洞清奇的杂食动物
微博:依熙星晶

【冰秋】临渊(20)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来迟了,昨天汇报完我以为我能回去,结果直接被老师吩咐出去了一趟,今天下午才回来o(╥﹏╥)o

加长版六千字,终于啪啪啪了,可是总觉得我的啪啪啪辣么搞笑呢,啪着啪着滚进水里什么的,总觉得肉炖的不太香,哭唧唧。

===============


第二十章


稍稍试剑后,洛冰河便赶忙小跑回了沈清秋的身边,一脸献宝求表扬。


沈清秋看的好笑,伸出手摸摸洛冰河的头——一手的粘腻。


也是,自己和洛冰河在这里胡闹半天,不仅出了一身汗,还沾了些那巨兽腥臭的血液,现在看看彼此,虽然整理了一下,可依旧该好好清洗清洗。


洛冰河倒是可以给自己掐个清洁诀,可他现在灵力全无,实在是想找个地方好好清洗清洗。


洛冰河见状,体贴道:“师尊,不如我们回竹舍去休整一番?”


沈清秋点点头,猝不及防的便被洛冰河抱了个满怀,他刚要挣开,便看到洛冰河已经熟练地召唤出了修雅剑,搂着他的腰,轻巧的一跃,踏在修雅剑上,御剑而起。


有人帮着御剑,沈清秋反倒是一点儿都不费心,干脆不再撑着,卸了几分力道,略靠在洛冰河怀里。


洛冰河感觉到沈清秋毫不设防的靠近,不由得将手臂环的更紧了些。


“师尊累了吗,很快就到了。”洛冰河的声音在沈清秋耳边环绕着,沈清秋摇摇头,懒懒的并不说话。


洛冰河抬手,将罩铃护在修雅剑前抵挡着因为御剑过快而呼啸不止的疾风,两只手牢牢地将沈清秋环在自己身前,虽然很想一直这样下去,只是考虑到沈清秋的身体,洛冰河还是加快了御剑的速度。


没过多久,两人便回了竹屋,洛冰河将取出乾坤袋里的两件衣物,见沈清秋面色似乎好些了,正要去溪水旁洗漱。


他略一迟疑,还是道:“师尊不如再等等,我去烧些水在屋里洗吧。”


虽然现在不能动用灵力,可是修士的体格本就比一般人强壮,沈清秋觉得自己身上粘腻不舒爽,摆摆手道:“无妨,在后面竹林的小溪旁清洗一下便可。”



见他坚持,洛冰河又想着这方土地有仙器相护,又无甚的猛兽,溪水清浅,并不危险,这才又道:“那师尊先去,我给师尊收拾些衣物。”


沈清秋去了后面小溪,而洛冰河简单的收拾出衣物毛巾等物,便一刻不停的也赶去了小溪旁。


洛冰河来到小溪旁的时候,沈清秋刚刚将自己的衣服褪去,放在一旁,修长的四肢,劲瘦的腰,长发没了发带的束缚,直直的垂在沈清秋的身后,遮挡了莹白的背脊,溪水清浅,最高的地方不过只到沈清秋的腰腹,他往里走了两步,找了块平坦的石块坐了下去。


洛冰河一时间看呆了,脚上将一块小石子踢到一旁也没注意。


沈清秋听到声音,扭头看去。


洛冰河捧着一身衣物和一些洗漱用具,正涨红了一张脸看向自己,眼神躲躲闪闪却也不肯偏离自己。


这小媳妇的样子……


沈清秋深感自己对不起天琅君和苏夕颜——好好的冰哥被他教成了冰妹。


溪水冲洗掉了身上的汗意,稍稍清爽了些,沈清秋也起了点儿闲心,他见洛冰河这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放的样子,不由得起了一丝作弄的心思,他笑道:“来,冰河,正好帮为师擦擦背。”


沈清秋说着,稍稍坐起身来,沾了水的头发一缕一缕的服帖在背后,又被沈清秋一手揽到胸前,露出了漂亮的背脊,骨架上覆盖着薄薄的肌肉,劲瘦却不失力道。


洛冰河咬咬唇,将自己带来的物事放在一旁干燥的大石上,自己则是除了鞋子步入溪中,拿着一方布巾沾湿了水。


溪水稍凉,泡了一会儿的沈清秋整个背脊都泛着凉意,洛冰河温度偏高的手掌在凉凉的背脊上上下擦拭着,偶然半只手掌滑出布巾,烫人的手掌便会摩擦着冰凉滑腻的背。


冰凉的背脊上猛然多出一份灼人的暖意,偶尔露出来,又很快收回去。


沈清秋突然觉得,自己实在是不该让洛冰河来搓背的。


新到手的男朋友,软软糯糯,人高马大,身材一流,长相绝佳,幕天席地,这都要洗上鸳鸯浴了,周围又一个人都没有,简直是让人心猿意马的最佳场所。


更要命的是,这耳根都红透了的小家伙还在背后偶尔说一句:“师尊,这个力道重吗?要不要轻一点?”


“没事,这样很好。”溪水纵使清凉,也挡不住这磁性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徘徊,微热的体温在自己身后晃荡,更不要说呼吸间的气息轻抚在敏感的脖颈上。


沈清秋把身子往水里又沉了沉。


冷静,先冷静一下。


洛冰河见他又往水里沉了沉,沈清秋露出的也不过是胸膛往上,乌黑的发丝随着溪水的动作在水里漂浮着,手擦过水下的背脊时还能偶尔碰触到细细软软的发丝。


似乎是有点儿羞,洛冰河在背后擦拭,沈清秋稍弯着身子在前面半曲着腿,盯着小溪似乎是想把水面看出个花来。


洛冰河的动作细致,见背搓完了,把浴巾好好在一旁清洗了一下,他一手扶住了沈清秋自己不方便打理的上臂,一手搭着柔软的布巾在脖颈和肩膀之间徘徊。


带着剑茧的手牢牢地固定住他的肩膀,火热滚烫,像是要一路烫到人心里去。


潺潺的水声和偶尔的鸟叫声显得整个林子更加幽静。


也衬得洛冰河咕咚一下咽口水的声音格外显眼。


这里常年流淌着溪水,溪旁和溪底不免长了不少湿滑的青苔。


洛冰河正要转个身给沈清秋擦拭另一旁,沈清秋稍显不自在的动了动,他坐的正是一块湿滑的圆石,此刻一动,心神不宁下便猝不及防的身子一个晃悠就要往水里栽去。


洛冰河也顾不上别的,急忙伸手拉住沈清秋,只是心急之下脚下一滑。扑通一声,两个人一齐掉进了溪水里,在波动的水面上砸出了不小的水花。


事出着急,洛冰河只顾得上环住沈清秋的腰,一个用力,让自己当成了肉垫。


仓促间完全呛进鼻子里的水,本来只有微湿的裤脚现在变成了浑身湿哒哒的衣服,紧贴在身上,两个人都从水里挣扎起来之后,都显得狼狈不已。


沈清秋半弯着腰呛咳起来,洛冰河也没好到哪里去,侧过身稍咳了两声便赶忙给沈清秋拍拍背。


鼻子里满是酸意,眼眶里是生理性的泪水,泪珠混杂着溪水要掉不掉的样子让洛冰河一下子看呆了。


“师尊,没事吧?”


沈清秋摆摆手,感觉自己终于将呛进去的水咳了出来,这才直起腰来,看向洛冰河。


洛冰河的脸上带着点儿滑稽的血丝,细细看去……


“冰河,你流鼻血了?”


洛冰河的脸一下子比流出的血还要红。


他猛的反应过来,立刻捂住鼻子摇摇头,整个人蹲了下去,似乎是要一头扎

进溪中。


沈清秋站着,洛冰河蹲下。


这一扎,几乎就干脆的扎进了沈清秋的下腹,小腹传来一阵温热。


这个体位,有点儿微妙。


这个气氛,有点儿尴尬。


沈清秋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见洛冰河像是只兔子一样又往后一蹦,一个用力不当,就又摔回了水里。


——徒弟谈恋爱后变得害羞又蠢萌怎么办?挺急的,在线等。


滴滴滴滴滴,竹林卡

评论(38)

热度(485)

©心若极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