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若极冰

爱楼诚,爱麒麟,爱陆花,爱忘羡,鸣佐冢不二,我就是我,一只与众不同脑洞清奇的杂食动物
微博:依熙星晶

【追凌24H】自一为是

一个自以为攻却发现最后被拱的故事,故事告诉了我们,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能得过且过,否则【悄悄告诉你】,会吃大亏的!(*/ω\*)

==========================

【追凌】自一为是

 

姑苏,云深不知处,藏书阁。


“你们家这书也太多了吧,得找到什么时候?”金凌看着一排排的书架,皱眉道。


蓝思追无奈道:“那邪物的来历实在蹊跷,还是多做准备为好,关于类似邪物的记载大概在这三排书架里,你从前找,我从后找,应该很快的。”


金凌点点头,和蓝思追分作两头,开始在藏书阁里一本本的翻看起来。


一本,两本,三本……


三排书架一点点找下来,金凌只觉得自己翻书的动作几乎成了本能——一目十行的掠过文字,寻着几个关键字句,寻到了就放在一边,找不到就将书放回去继续归类。


直到他翻开下一本书。


——简单古朴的封皮下,满页的旖旎风情。


两个男人浑身赤裸,一上一下交叠在一起,亲密无间,旁边备注着的各种淫词浪语让金凌猛的把书扔了出去。


“蓝思追,这,这是什么!”金凌涨红了一张脸,故作凶狠道,“你们,你们藏书阁怎么会有这样的书!”


蓝思追和金凌本是背对背站在两排书架之间,听到金凌的喊声后转过身来,一时不防,便被金凌兜头扔来的书砸在胸前,他手一捞,便稳稳地接住了书,书页由于惯性依旧哗哗翻过,蓝思追精准的视力让他看清了好几个书中的字眼——观音坐莲,仙人指路……


这,这明明是一本龙阳春宫图!


蓝思追不用想都知道这本书的是哪来的了。


乍一看到着满书的奇怪姿势,蓝思追只觉得这本书烫手的厉害,他猛的将书一合,随手塞进一旁,羞得耳垂都红的滴血了,磕磕绊绊道:“这,我,我也不知道,应该是……魏前辈的吧。”


蓝思追越说越小声。


金凌刚刚被吓了一跳,但转念一想就知道能在蓝家的藏书阁里放这样的书,除了魏无羡之外,不作他想。


只是被这样一个小插曲打断,两人看着这满书架的书都觉得有些烫手。


沉默的空气中暗暗浮动着小小的尴尬与暧昧。


蓝思追的手指在身侧微微蜷缩着,张口欲言想要打破此时不寻常的气氛。


他悄悄一抬眼,便对上了金凌也若有若无撇过来的眼神。


悄咪咪的两个眼神相触,像是受了惊的蝴蝶一样慌乱的翩跹而去,一个看天一个看地。


“你……”


“你……”


蓝思追和金凌道。


“我……”


“我……”


两人轻咳一声,继续道。


“你先说……”


“你先说……”


金凌被这默契的诡异同步闹得有些羞恼,他重重的一咳,道:“天色不早了,我,我先回金家,你,你先慢慢查。”


“啊?好,好的。”蓝思追道,“那阿凌路上当心。”


金凌疾走而出,似乎身后有什么追人的凶兽一般。

蓝思追看向手头纷乱的书籍,尽心尽力的将它们整理好,直到看到自己刚刚塞进去的那本春宫图,他不知想了什么,握紧了拳头,悄悄的看向周围,藏书阁外依旧是静谧无声,蓝思追心虚的将春宫图抽了出来,又猛的塞回去,力道之大弄的书页都有些褶皱了。


蓝思追扭身要走,走了没几步,又悄悄的退回了藏书阁。


他死死地盯着那本书,脸颊越发的潮红,心跳慢慢上升,蓝思追一咬牙,深吸一口气,将书抽了出来,塞在怀里,做贼一般的走了。

 


兰陵金麟台


刚刚处理了些紧急宗务的金凌叫住了即将离开的门生。


“宗主,还有何吩咐?”年轻的门生道。


“你……”金凌白皙的脸上微微带着些红色,他踌躇半晌,轻声在门生耳边说了几句话。


门生稍带讶异的看向金凌。


却见金凌此刻一脸正经道:“咳,这东西,是有些麻烦,但确有用处,你一定要保密,速去速回。”


不知门生在心中脑补了些什么重大事件,他也朝着金凌一施礼,正色道:“是,谨遵宗主之令。”


门生的脚步渐渐走远,昏暗的灯火下,只留金凌一人依旧伏案处理公务,如果,忽视他越来越滚烫的脸颊的话,还是一副十分正经的画面的。


夏日的夜晚,窗外的蝉鸣似乎越发喧嚣,吵得人心也不静,思绪难平,还有一个月就是小暑,自己的加冠礼,金凌思及此,将笔掷到一旁,狠狠地揉了揉自己滚烫的脸颊,暗暗道:“金凌,加把劲,你肯定能行!”


 

时间一天天溜走,金凌还没反应过来,便到了加冠这天。


“宗主,加冠礼要开始了。”门生在门外轻声道。


金凌将手中的书急急忙忙的塞回柜子里,拍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一些,他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出。


二十岁,加冠之礼,即将开始。


金家之前虽遭变故,但时间会淡化所有的痕迹,金凌掌管的金家行事作风确有改变,加之江蓝二家的鼎力相助,兰陵金氏的家主的加冠礼,依旧宾客云集,场面盛大。


虽是稍逊于之前的繁华,但依旧是金家一如既往的华贵灼人。


冠礼场面庄严,礼成后的宴会却是热闹至极。


初时金凌以少年之身掌管金家,总不免有人嘀咕,可现下看看终于成年的金凌行事安排似乎越发有条理,加上身后坐着一个行事狠厉的三毒圣手,一个诡异难思的夷陵老祖,大家都明智的偃旗息鼓,言笑晏晏间,觥筹交错,你来我往。


金家虽然家大业大,但金凌却已无直系长辈,于加冠宴上乃是主人身份,江澄虽然是亲舅舅,可这挡酒之事,却是不便于插手的。


是以一场宴会下来,金凌虽然看上去人还站得笔直,说话似乎也有章法,却已然是喝的半高,眼里都泛着水光了。


眼见着宾客们走的走,歇的歇,蓝思追特意留了一步。


金凌一波波送走了客人,整个人都有些飘忽,他忽的扭过头来,看向身后的蓝思追。


“你怎么在这儿?”金凌歪头道。


“阿凌,去服些醒酒汤吧。”蓝思追体贴道。


金凌固执的看着他,皱眉道:“你不应该在房间吗?”


“嗯?”


“就是,你应该在房间的,”金凌喃喃自语,他一把扯过蓝思追的袖子道,“快快快,快回去。”


蓝思追哭笑不得,只得伸手拉住金凌的手腕,对一旁的侍者道:“你们收拾一下,我陪你们宗主回去。”


滴滴滴滴滴滴



后记:


第二日,浑身酸痛的金凌把所有人都打发了出去,自己捧出了当初那本龙阳春宫咬牙切齿的翻看着。


……


第十四页,观音坐莲;


第十五页,龙翻位……


金凌前翻一页,又后翻一页,只觉得上位的人两条腿一会儿在上,一会儿在下,似是没什么不同,谁知道这两个有根本性不同!!!


他捂住双眼,愤恨又无语的将书锁在了箱子里,恶狠狠的拍了下桌子。


“嘶……”他捂住自己酸痛的腰肢和大腿,只觉惨不忍睹,悔不当初。


评论(7)

热度(664)

©心若极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