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若极冰

爱楼诚,爱麒麟,爱陆花,爱忘羡,鸣佐冢不二,我就是我,一只与众不同脑洞清奇的杂食动物
微博:依熙星晶

网络暴力,“我”的责任

近几天来,在网上看到了不少悲剧。

有被逼自杀的女医生,有被逼的关了评论的男演员,等等等等。

关于这些事件,应该有人说过无数遍了,比如,每个通过网络恶语伤人的人都是帮凶,键盘侠站着说话不腰疼等等。

发表一下自己对这些事情的看法,仅仅是自己的一些小想法。

自媒体越来越发达,手机,网络等工具让我们每个人都有了发声的机会,这些声音如同涓涓细流,汇聚成海。

风平浪静下,有时隐藏着巨浪滔天。

有的人在其中搅弄风浪,一个博人眼球的标题就能吸引一群人的目光。

人们常常会被那些罪恶的夸张的标题吸引,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人心中或多或少的都会存在些八卦的心里,并且那些恶毒的事情在某些程度上可以让我们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去肆意的批判,心中的正义感和成就感会让人上瘾。这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民心民意有了发声的地方是个挺好的事情。

只是民心不可欺,更不该被欺骗。

这些事件串联起来,其实中间透露着重重矛盾。

如果媒体没有发布不理智的报道,那么网络暴力就无从形成,如果没有形成网络暴力,更不会出现生活中的悲剧,可同时如果媒体没有那样喧哗的标题,那么他们的点击量就不足以支撑他们的运作,如此循环下去,仿佛就形成了一个恶性的,反素质的淘汰。淘汰掉了那些平平淡淡的不够抓人眼球的媒体,留下的也许只是为了更高的点击量而任意断章取义,或者盲目无知抓着最抓人的一点无限扩大虚编乱造,亦或者内心还有些良知却被整个大环境席卷而走的媒体。

媒体的发达让我们从自身的小世界中脱离出来,可以随时随地关注着全世界的事情,只是信息的爆炸式增长与我们只能渐渐增长的认知与能力的不匹配常常会酝酿出悲剧。

一个惊天反转带来的点击量仿佛是人血馒头,有人对自己之前的言辞可能会觉得愧疚,有人难过一下又继续上路,有人将新一轮的暴力付诸于下一个人。

对于那些恶,我也讨厌,对于那些阴暗的人心,我也恶心。

网络舆论可以确实可以改变很多事情,但是我对它的态度依旧是,不赞成,不反对。

语言暴力是个很致命的事情。

我小时候曾经遇到了一件事。

小学时,因为老师听错了我说的话,我本意是“老师,您在干什么呢?”,结果老师听成了“老师,你没事干吗。”为此,老师在班会上把我叫起来批评了二十分钟,我不甘心的反驳,可是老师却一点儿都不相信,在班会上说了我许久之后,又在课后把我叫过去非让我承认错误。我依旧记得我抗争了四十分钟未果,然后在那种纯然的气势压制下一边抽抽噎噎,一边违心害怕又惊惧的说出来“是的,我说了,我错了”那句话,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几年,但是我依旧深深的记得那种被全面压制以至于震颤到整个人都要厥过去的感觉。甚至于在写出这段文字的时候心中依然会有那种战栗。这件事给我的影响非常深刻,以至于现在我对于老师或者是领导都有种天然的恐惧感。

我小时候成绩很好,但也是个很调皮的孩子,我会追着班里的男生打架,会欺负同桌,会讨厌鄙视某些人。我也曾经说过xx怎么那么笨,这道题都不会之类的,但是慢慢的,长大了后,我对着外人渐渐的少言寡语起来。

并不是内向,也不是自闭,只是看多了书,看多了故事,我渐渐明白了,一句话的威力到底有多大,我很少在一件事情下发表评论,几乎没有diss过人即使不喜欢也只是在心里默默地有些恶感,即使不赞同也不喜欢用太过分的言辞,聊天的时候会在电脑的这边反反复复的打字删除,只怕自己的一句话戳到别人。因为一旦发表评论,就要为自己的话语负责,网络中,虚幻的拟制的事情太多了,我不知道自己认识的事情是否正确,也不知道自己发表的评论会不会是压垮别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当然,这样的行为也许有些讨好,有些虚伪,甚至于会给人一种畏畏缩缩的担不起事情的感觉。

如何在理智与冲动,坚守自我与平和待人中找到平衡点,将是我们一生都在慢慢摸索的事情,儒家说中庸——中庸,中用。待人接物保持中正平和,因时制宜、因物制宜、因事制宜、因地制宜,能够做到这点的人,大约是圣人,我们都是最平常的人,做不到那样的完美。

不要说网络暴力人人有责,因为那样的话,只会让自己觉得我非人人,人人已经担去了责任。网络暴力,更是“我”的责任,希望我们每次的话语出口前,请三思,不要让你的话,成为以后的刀。



评论(2)

热度(71)

©心若极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