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若极冰

爱楼诚,爱麒麟,爱陆花,爱忘羡,鸣佐冢不二,我就是我,一只与众不同脑洞清奇的杂食动物
微博:依熙星晶

【麒麟】后来那些事儿(7)

 

(7)养生那些事儿


自从夏明朗被调回北京,终于落回陆臻手里的他就经历了久别重逢的爱人的高度关注。


长年的任务生涯让他的身体有不少暗伤,对他的腿伤,陆臻更是尤为关注。他到北京没多久,陆臻便托了个关系,为他寻来一位老中医调养身体。


中药的味道总是一言难尽。


夏明朗捏着鼻子,看着眼前这碗冒着热气的黑乎乎的药汤,只觉得这比什么野外求生,生吞昆虫要锻炼人多了。


他轻咳一声,力图摆出身为队长的威严:“咳,陆臻啊……”


陆臻正在电脑前忙活,此刻闻声抬起头来,轻飘飘的眼神落到夏明朗面前的药上,又向上移,看向夏明朗严肃的眉梢眼角皱起褶子的脸,笑道:“明明啊,要不要我去厨房给你拿罐糖来?”


夏明朗听到这个小名眼前一黑,队长的威严宛如气球一般一戳即破,他终于认命的拿起药来,皱着眉头,视死如归般一饮而尽。


陆臻满意的看到老流氓吃瘪,放下手里的工作,找了个小马扎坐在一旁为夏明朗按摩伤腿。


这是一条粗糙而有力的腿,上面一条长长的伤痕,宛如一条蜈蚣一般趴在皮肤上。


陆臻拿起一旁的药油,搓了搓自己的手,让手心热起来,用着方进教给他的舒筋活络的手法开始从膝盖处一寸一寸的按了下去。


他一边为夏明朗按摩,一边道:“闺女今天给我打电话了,这次她考得不错,英语竞赛拿了第一名。你说买点儿什么给她奖励一下比较好?”


夏明朗好不容易咽下口中千奇百怪的味道,道:“小女孩爱玩啥我就从来没研究懂过,你看着办吧。”


陆臻好笑揶揄道:“哦,还没研究懂啊,身经百战的夏明朗同志!”


夏明朗严肃一咳:“小陆同志,一时的年少轻狂总是流于表面,深入内心还是差了点啊。”


陆臻闻言,瞪了他一眼,手上也故意一个大力按在穴位上,夏明朗被突如其来的疼激得倒吸一口冷气,立马能屈能伸道:“当然了,我现在一颗红心向太阳!咱们作为珍珍的爹和爸爸,应该好好挑,恩,对,好好挑!”


夏明朗见陆臻的手劲立马回复了正常,道:“我等下就打电话给楷嫂问问!”


陆臻抬眼看他:“郑老大家不是儿子吗!”


“那,方进?”


陆臻想起现在刚刚上小学已经被侯爷教的打遍天下无敌手的的方一一,收回前言,一面按摩一面叹气道:“算了,还是我来想吧。”


温热的手一遍遍的按摩着腿上的穴位,让整条腿都传来股股热流,减少了酸痛。


夏明朗低头看向认真的给自己按摩的陆臻。


他的小孩儿啊,怎么就这么招人疼呢。


夏明朗没忍住,伸手呼噜了一把陆臻的头发,整个身子向前倾去,下巴抵在了陆臻的头上。


陆臻手上的动作没停,头却顶开了夏明朗的头,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微露疑惑。


夏明朗一笑,给陆臻的额头留下响亮的一吻,道:“我老婆就是贤惠,怎么找了个这么好的老婆!”


陆臻噗嗤一笑,得意的挑眉:“是啊,你就烧高香吧!”


夏明朗看得有趣,俯下身去咬住陆臻的唇,陆臻顺从的接受夏明朗的吻。


唇齿交缠的时间并不长。


陆臻很快就推开了夏明朗,呸呸呸了好几口,同情道:“这药好难喝!”


夏明朗倒是来了兴致,双手撑在陆臻的双肩上,打了个漂亮的反击:“来吧我的小陆同志,以后喝药就不用糖了,用你就行。”


陆臻苦着脸,皱起鼻子,也忍不住笑了。


是啊,你就是我的糖,只要有你在,什么都不算苦。


评论(7)

热度(70)

©心若极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