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若极冰

爱楼诚,爱麒麟,爱陆花,爱忘羡,鸣佐冢不二,我就是我,一只与众不同脑洞清奇的杂食动物
微博:依熙星晶

【冰秋】临渊(13)

第十三章

 

沈清秋醒来的时候,依旧觉得自己仿佛身处混沌中,记忆里的那些事似梦非梦,盘旋在他的脑海里久久不去。

 

周围已经没了人,想必洛冰河应是去修炼了。

 

沈清秋顿觉怅然若失,他拍拍自己的脸颊,自嘲道,又不是什么矫情的小姑娘,这情绪像什么样子。

 

他整理了一番后才出了房门。

 

洛冰河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忙上前两步将手里的饭菜放到一旁,一双眼睛上上下下的盯着沈清秋,沈清秋被这视线盯得颇为不自在,不由得道:“冰河,今日怎么没去修炼?”

 

洛冰河道:“师尊昨日身体不适,弟子实在是担心。”

 

不提还好,一提到昨日,沈清秋又想起了那个梦境,不由得心里一抖,不自在起来。他轻声咳了一下,道:“为师无事,你莫要担忧。”

 

两人各有心事的吃完一顿午饭。

 

洛冰河见沈清秋确实无恙,这才渐渐放下心来,然而却又加紧了修炼的过程。

 

师徒二人便这样日复一日的在这个地方抓紧修炼。

 

沈清秋偶尔会恍然的觉得自己和洛冰河这日子简直如同隐居——环境虽然有些诡异,但周围却也能称得上一句山清水秀,每天聊聊天,做做饭,修炼一下,然后同床共枕。

 

说实在的,若不是两人一起下来,沈清秋真的觉得一个人在与人毫无交流的情况下呆上五年不说崩溃,黑化都是正常表现了。

 

木清芳给的药丸很快就在无可解的频繁发作中吃完了,而压制无可解的任务就渐渐落到了洛冰河身上。

 

洛冰河不愧是男主,修炼的进度几乎是一日千里,以往压制无可解都需要服药后再让掌门师兄和柳清歌一起为他梳理灵力,现如今虽然药吃完了,但有洛冰河为他梳理灵力也还能暂时压制着毒性,只是终究是治标不治本。

 

无可解再次发作,梳理灵力已经没了作用。

 

沈清秋再度昏迷后醒来之时,只觉得喉咙腥甜。

 

他睁开疲惫的双眼,扭头看向身旁的洛冰河。洛冰河正趴在床边休憩,想必是刚刚费了太大的心力,现如今也疲累不已,以他的视角,只能看到洛冰河头顶的细软的发和被发梢掩盖的额头。

 

沈清秋欲坐起身来,却觉得手上似乎有些别样的触感,他看向自己盖在被子里的手。

 

——他的手似乎被洛冰河牢牢地扣住了,带着不安与担忧,十指相扣,即使是在昏睡的时候也没有放开。

 

沈清秋望着天花板,思绪回转,终于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这个姿势,似乎不是师徒间常用的姿势。

 

而他竟然也没感觉到什么不对劲。

 

沈清秋默默梳理着时间线,是的,从无间深渊前几年开始,洛冰河就成了他的得力弟子,衣食住行样样不假人手,掉下无间深渊后也是如此,潜移默化中沈清秋真觉得自己几乎都不能想象离开洛冰河的样子,只不过这架势,说是对师尊也是,对……那个啥也是。

 

另外洛冰河在书中的妹子们一个都没搞上,反而天天围着他转,以至于好多妹子的剧情都让他来干了。还有洛冰河对于妹子们的排斥,是的,隐隐的排斥,每次问道的时候都十分不情愿的样子……

 

温水煮青蛙!!!

 

沈清秋脑海中冒出来五个大字,再看看自己被扣得紧紧地十指相扣的手,顿觉惊悚。

 

他稍一动作,洛冰河立刻敏感的惊醒,忙问道:“师尊,怎么样了?”

 

沈清秋觉得喉头腥甜味更重了,不适的皱起眉头轻咳一声。

 

见状,洛冰河立马拿来一杯温水给沈清秋漱口。

 

沈清秋漱完口,依旧觉得嗓子眼里一股铁锈味,他皱眉道:“嗓子里总有股腥甜。”

 

哪知洛冰河听了这话,立马坐立不安起来,他的手扣在一起,低眉顺眼的看向沈清秋,无辜道:“师尊,弟子,弟子吓坏了,问了梦魔前辈,他说我乃天魔血统,血可以压制魔界的毒物的。”

 

所以?

 

洛冰河在沈清秋的目光下,呐呐道:“我试着给您喝了些我的血。”

 

天魔血!!!

 

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砸在沈清秋脑海里,他顿时没了那些探究儿女情长的心思,只余下脑子里所有关于天魔血的故事情节。

 

很好,很好,兜兜转转,他竟然在这儿翻了船。

 

沈清秋无语问苍天。

 

一拍床板就掀开了被子。

 

这动作把洛冰河吓得一抖,不由得唤道:“师尊?”

 

沈清秋尽力扯出一个笑来,道:“都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也,下次可不能这样了!”

 

洛冰河立马道:“父母生我却弃我,养母早就不在,我只有师尊了,为了师尊,只是一点血怕什么!”

 

什么叫只是一点血!!!

 

那可是天魔血啊大哥!!!

 

沈清秋无力吐槽,却又被洛冰河沮丧的表情惹得轻叹一声,罢了罢了,他养出来的冰妹,总不会成了冰哥那般心狠手辣的用天魔血对付他的。

 

他拍拍洛冰河的头顶,依旧严肃道:“难道师尊便愿意看你受伤吗!要珍惜自己!”

 

洛冰河却难得的犯了倔:“师尊,若是师尊能够解毒,便是舍了我这一身的血又有何妨。”

 

沈清秋拗不过他,只好道:“我希望你照顾好自己。”

 

洛冰河道:“可我也希望照顾好师尊。”

 

他情绪十分低落:“都是我不好,师尊当年为了我中了无可解,现在又为了我一起下了无间深渊,没了治疗的法子……”

 

不不不,还是有治疗的办法的。

 

沈清秋差点脱口而出,又忙咽了回去,那法子……什么鬼啊!

 

他赶忙摇了摇头,对着洛冰河道:“现如今我已无大碍,你的修炼也初见成果,不如我们还是多出去看看是否能找到出去的方法。”

 

是的,赶快去开启新征程吧,心魔剑副本什么的,快开吧。

 

只要不让他想起这囧囧有神的法子便好!

==============

是的,我直接一年后了,然后开启心魔剑副本,英雄救美啪啪啪,好的,完结。恩,太完美了!就这样!

评论(16)

热度(504)

©心若极冰 | Powered by LOFTER